缘木求鸽🍁

病入膏肓,不愿就医。



——你既不愿就医,我便药石不进。




      

【伊双子】IF I DIE YOUNG


大修,修改了一些内容及结局

南北伊

※罗维诺只是借用弗拉维奥的名字,并不是异色

If  I  die  young  bury  me  in  satin

若我英年早逝,请将我葬在绸缎中

Lay  me  down  on  a  bed  of  roses

让我躺在铺满玫瑰的床上

Sink  me  in  the  river  at  dawn

在黎明时分将我沉入河中

Send  me  away  with  the  words  of  a  love  song

用情歌中的词句为我送行
  

年轻的红心国骑士离开了人世,年仅24岁。

他的死亡来的并不突然,早在五年前他在战场上被刺穿心脏后,身体便衰败了下来,即使这么多年国王陛下与王后殿下一直在想办法治疗也无济于事。

死神早已站在他身旁,他的镰刀蓄势待发,只等时间一到,割破他的喉咙。

费里西安诺被安放在盛满白色雏菊的棕色棺木内,他从不离身的红心重剑伴在他身旁,平时翘起的发丝此时却安顺的呆着。他的双手交叉放在胸前,他的手中被放入一支被魔法凝固住时间未盛开的白色玫瑰——那是他的哥哥活着时送给他的,他从前将它藏在自己的空间戒指中,随身带着。而现在,他也将带着它一同离开。

教皇站在棺前,虔诚的在胸前画下一个十字架,金色的光点随着他的祷告从费里西安诺身旁一点点浮现,它们漂浮于空中,随即又消散其中。来自伊甸园天使的哼唱声响起,一束白光从费里西安诺的棺木上方撒下,天堂的幻影浮现于人们眼前,身后有着白色双翼的天使似乎现身于光束中,围绕与他身旁。他们跪在他身边祈祷,白色羽翼张开,遮住棺木,随后轻微扇动,顺着光束飞回天堂,恍然间人们似乎看见了费里西安诺的侧脸。而费里西安诺的身体也在他们离开后一点点消散,直至完全破碎。白色玫瑰在红色丝绒底的棺木里尤为显眼——费里西安诺终究还是没有将它带走。失去了魔法加持的玫瑰花瓣几息之间便枯萎了——就像他的爱情,还未盛开,便迎来了死亡。

当白光完全消失后,下葬仪式结束,棺木被缓缓放入湖中,一点点淹没。
  

罗维诺靠在皇宫的走廊墙边,抬头凝视着远方发呆——那是红心国的方位。橘红色的夕阳将整个走廊都映红了,而处在阴影中的他却没被照到。

心脏在一瞬间抽痛,他的眼泪不住溢出,疼痛感让他一下失去力气跪在地上,连哭泣声都无法发出,只能捂住心脏部位大口呼吸。

  「Felice……」

他在心底呼唤这个名字,每呼唤一次他的疼痛就加重一分,可他依旧固执的呼唤着,一次又一次,就像是一个坠入深渊的人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即使知道那并不能拯救他。他几近疯狂却又保持理智,这理智正是他痛苦的源泉——他想起了一切,在费里西安诺死亡那一刻。

实在是不明白所谓的敏感词汇
"微博入口"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