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木求鸽🍁

病入膏肓,不愿就医。



——你既不愿就医,我便药石不进。




      

【伊双子】吃掉你


ooc 字面上的吃

南北伊




「想要吃掉哥哥。」

这并不是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在很早很早以前,在他被西班牙带走的时候,我就有了这个想法,只有把他吃下去,我们才能永远在一起。

又是一场无聊的会议,费里西安诺趴在桌上眯着眼发呆——这早已经成为了常态,会议各国都习惯了。他无聊的在大脑里想着天气好好想睡觉晚上吃什么等一长串无聊的想了就忘了的事,直到他睁眼看见了正认真的听着会议不时皱眉做笔记的罗维诺——这实在是很难得。从开始的惊讶于哥哥在认真听会议到看着哥哥发呆其实也没过多久,毕竟他的大脑一直处于放空状态。

哥哥的眼睛很漂亮,翡翠色里倒映着整个罗马,要是尝起来一定比Gelato还要美味吧?
 
费里西安诺不知为何突然有了这个想法,甚至还顺着它想了下去。

咬下去时第一感觉应该会是极致的弹性,像是果冻一般又比它更加丝滑,迸溅出来的汁水一定不会浪费,会一点点舔干净的。费里西安诺曾偷偷亲吻过罗维诺的唇——在罗维诺睡着时。本以为会和他本人一样硬邦邦的结果却意外的柔软,含进嘴里轻轻撕咬时溢出的铁锈味刺激的费里西安诺大脑皮层兴奋。

「好想咬下去,但是不可以,会吵醒哥哥的。」

费里西安诺喜欢在罗维诺脸颊上留下一串湿漉漉香喷喷的亲吻,那是他对于自己领地的宣告,而且他简直爱死了罗维诺皮肤的质感。罗维诺虽然看起来很纤瘦实则是穿衣显瘦脱衣显肉的类型——黑手党老大的称号不是白来的。比起怎么锻炼都是软软的没多少肌肉的费里西安诺,罗维诺显然更胜一筹。

「哥哥小麦色富有弹性的皮肤要是一口咬下去一定是比意大利面还要美味的存在。」

从脖子最表面的皮肤开始品尝,像是撕开鱿鱼条一般用牙齿一点点咬下来吞进肚子里。皮肤下的血管被咬开一个小口,红色还带着温暖的血液是最好的开胃饮料,小心的吞咽着,舌头不时还舔一下,一点都不能漏掉。顺着脖子向下来到了哥哥的手臂,那里的肌肉一定很美味。小心的用虎牙咬着——硬邦邦的肌肉戳的牙齿疼。但是并不想用刀,那样的话对哥哥不尊重,还是要慢慢来。

被费里西安诺奇怪的眼神盯的发麻的罗维诺故意恶声恶气的骂他,"喂费里西安诺你老是盯着我干嘛!"

"ve?"费里西安诺一脸迷茫,"我只是在发呆啦哥哥,好无聊啊…"

"嘁,"罗维诺抬手捏住费里西安诺的脸颊朝两边扯,"可恶啊小混蛋!我在这里忙的要死你居然在发呆!"

"ve、ve——"费里西安诺努力拯救自己的脸,"好痛啊哥哥!放、放开啦!呜……"

"诶、诶你别哭!啧!"一不小心又把费里西安诺弄哭了的罗维诺头大的哄着泪眼汪汪的小混蛋——并不是他想哄,而是他如果不哄,费里西安诺可以哭一天,到时候眼睛哭肿了忙前忙后的可是他!他才不是心疼这个小混蛋!

"呜……哥、哥哥…"

被罗维诺搂在怀里安慰的费里西安诺小声的抽噎着,耳边传来的是罗维诺强有力的心跳声,脑子里全部是刚才罗维诺说话时嘴唇一闭一合的样子。

说起来哥哥的唇总是紧闭着,撬开一定要废一段时间,但是没关系,他有的是时间。先吃掉他的唇,软软的嘴唇肯定会让人舍不得吞下,再含住他的舌头——混合着血液的唾液是最好的调味剂。滑嫩的舌头嚼起来肯定入口即化,其甜美程度是任何巧克力都比不上的。

跳动的心脏声是最动听的。

在心脏上方找好方位下口——要是偏了也没关系,哥哥身上无论哪里都是极致的诱惑。从胸腔中将心脏挖出来,还在跳动的它就像是曾经在伊甸园里引诱夏娃亚当吃下禁果的那条蛇一般,引诱着费里西安诺。

于是他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跳动的触感让他兴奋起来,咬下去时一种他却哭了出来——他终于吃掉了他的哥哥,这是他的罪。

天使对他说「你有罪。」

恶魔对他说「来我这里。」

他犯了罪,他的贪婪与嫉妒将惩罚带给他,自此,他将永远是一个人。



"费里…?费里!"

下巴被强制性抬高,当费里西安诺反应过来时眼里全部是罗维诺焦躁的样子。
 
"哥…哥哥?怎么了?"

环视四周,会议室早就空了,只剩下他们兄弟二人。

"你还好意思问我!你刚才怎么了!只是不停地哭,叫你你也不答应,眼神空荡荡的,你要急死我吗?!"

相起刚才的场景,罗维诺几乎被吓哭。

费里西安诺起先还只是抽噎,他安慰几下发现费里西安诺没发出声音了他以为他不哭了,结果却发现费里西安诺哪是不哭,他是没发出声音哭,就那样默默流泪,眼神空荡荡的,手却紧紧抓住他的衣服,手掌心都印出红印子了。

"对、对不起哥哥……我只是…"

费里西安诺还未清醒,只是下意识低头道歉。

"……我在这里。"罗维诺郑重的对着费里西安诺说到,他握住费里西安诺的手放在胸口,"只要你在,我就在。"

当与罗维诺眼神对视时,费里西安诺才反应过来,那里并不是西班牙的翠绿色,而是罗马的棕色,意大利的棕色。

他并不孤独。他的哥哥是他的罪,他也是他哥哥的罪,他们是彼此的罪。

"说吧,这次又梦见什么把你吓成这样。"罗维诺挑眉,从南北意大利独立他们同居后,费里西安诺就一直不安,脑子里不知道整天在想些什么。

"我梦见啊——才不告诉哥哥!"

"哈?!反了你了!给我过来!"

"ve!哥哥好凶!"




"费里……"

罗维诺将费里西安诺的嘴唇含进嘴里,"你知道吗…在我这里,接吻时将对方的嘴唇含进嘴里是我要杀了你的意思。我也想要吃掉你………"他一口咬在了费里西安诺锁骨上,吸允出一个深紫色的吻痕。

而罗维诺沙哑的声线让本来大脑就不清楚的费里西安诺并没有听见他在说什么,他沉浸在罗维诺制造的名为欲望的海洋里,快要喘不上气。

"呜……哥哥…不要…慢、慢一点…"

评论(3)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