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木求鸽🍁

病入膏肓,不愿就医。



——你既不愿就医,我便药石不进。




      

【伊双子】森林里的恶魔

南北

一个生活里的小插曲

罗维诺对费里温柔

费里爱向罗维诺撒娇




大人们常说,不要轻易去森林里玩,尤其是一个人的时候。因为里面住着一位恶魔,他会把落单的人做成木偶,永远留下来陪着他。

我不以为意,这只不过是大人们吓唬小孩子的话而已。

森林里没有恶魔,只有温柔的大哥哥。不过我不会告诉任何人,这只是我们之间的秘密。


"大哥哥!"

麻烦又来了。

罗维诺头痛的揉了揉眉心,将手里正忙的东西放下,"你怎么又来了!不是叫你不准再来了吗!"罗维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吓唬着面前挎着绿色小篮子,披着翡翠色披风的小女孩,"要是被大灰狼叼走了我可不管。"

"才不会呢!"小女孩气鼓鼓的嘟着嘴,"大哥哥和妈妈一样就是喜欢吓唬人!"

"我哪里吓唬你了,"罗维诺抱着手靠在门框边,"是你太笨了吧!"

"哼!才不和你计较,"小女孩说完将盖在篮子上的布拿开,"看!我做的哟!而且啊!大哥哥有发现我今天的披风颜色和你的眼睛很像吗!"她兴奋的转了一圈,让罗维诺能更好的看清楚她的披风,"上面还有印花唷!是妈妈给我绣的呢!"

"嗯——挺好看的。"罗维诺侧开身子,"先说好,不准乱动我的东西。"

"好的!"

得到许可的孩子蹦蹦跳跳的进了屋子。

罗维诺在关门的一刹那,对着门外行了一个脱帽礼。


小女孩——薇薇安进门后不停地发出惊呼,屋子里太多太多吸引小孩子的东西了,精巧的机械齿轮挂在墙上,每转一个齿印,边上的大钟变走动一秒,咯吱声与嗒嗒声融合在一起就像是一首曲子。

她灵巧的跨过罗维诺随手丢在地上的垃圾,"费里哥哥不在的话这里好乱啊——"

"哈?才不乱好吗!"

"就是超级乱的!超——乱!"

"喂!"

薇薇安正打算和罗维诺就整洁问题好好争论一下时眼光一瞥,突然看见了罗维诺放在工作台上的人偶。

"哇喔——她好美!"

走在后面的罗维诺一愣,突然反应过来,见鬼他忘了把人偶收起来!

薇薇安把装着好吃的抹着草莓味果酱面包的小篮子放在一旁空置的椅子上,自己踮着脚趴在罗维诺工作桌的边缘惊异的看着上面放着的人偶——精致的容颜,白皙的肌肤,晶莹剔透的玻璃眼珠里还点缀着美丽的花瓣,一卷银发,樱桃般红润小巧的唇瓣,目如珠玉,轻俏零落,眼波流转,楚楚动人。

她屏住呼吸看着人偶,眼里全是小孩子见到心爱宝物的激动,然后转头小心翼翼的问罗维诺,"大哥哥,您能把她给我吗,我可以用任何东西交换…"

"她并没做完——"罗维诺故意停顿一下。

"没关系!"薇薇安急忙摇头,"我、我可以给她做衣服!"她神色紧张,捏着衣角不停地揉着,快要哭出来,就怕罗维诺不答应。

"我会好好对她的,我会给她做很多很好看的衣服,我能给您很多东西,只要您——"

"………"罗维诺一直拿小孩子没办法,尤其是这个小孩子在这段时间一直在帮他们,"等费里做完她的衣服就给你,但是——"罗维诺轻轻拍了一下薇薇安的脑袋,"等费里回来你可不准说你看见她了明白吗?"

薇薇安眼睛一转,瞬间明白了,"了解!"她嘴角上扬,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就和吃到了什么美食一般。

"嘿嘿~那我先回去了,回去迟了妈妈会生气的,毕竟——"薇薇安调皮的吐吐舌头,"我是偷跑出来的嘛!"

"那我送你。"罗维诺拿起桌上的披风,"正好我要去镇上一趟。"

"好~"

费里西安诺回来的时候罗维诺正在厨房准备晚饭,暖黄的灯光晕染了他的眉眼。

"小混蛋,不进来帮忙在门口干嘛?"

罗维诺在费里西安诺进门时就感应到他的气息了,结果发现他走到厨房门口就没动静了,于是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这个笨蛋弟弟。

"哥哥长得真好看~"

费里西安诺走进厨房,从背后抱住罗维诺,撒娇般在他脖颈蹭着。

"去去去,别在这里打扰我——"罗维诺嘴上说着嫌弃费里西安诺的话然后手上却一直没停,他将最后一道菜装好摆盘,费里西安诺自觉的端去桌上。

"哥哥,我今天去镇上有新发现,"费里西安诺咬了一口罗维诺炸的虾卷,酥脆嫩滑的感觉让他一下忘了要说什么,呜让哥哥掌厨真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罗维诺等了半天都没有听到费里西安诺下半句话,一抬头就发现这家伙一脸认真地吃着虾卷。

"喂你这家伙,"罗维诺伸手弹了一下费里西安诺的额头,"别光顾着吃啊混蛋!"

"呜谁叫哥哥做的这么好吃,"费里西安诺觉得自己超委屈,因为哥哥的懒惰所以不得不自己一个人去镇上打听消息,结果回来后还不能好好的吃饭,还要挨打。越想越委屈,一双眼里溢满了泪水,似乎马上就要哭出来了。

罗维诺一看就慌神了,他最怕的就是弟弟的眼泪,天知道费里西安诺怎么那么容易哭。

"你,你别哭啊!"

"呜——"

费里西安诺从来不哭出声,他就是默默流眼泪,咬着唇不让呜咽声流出,哭的急了还会打嗝。

罗维诺没法,于是手一捞就把费里西安诺抱在怀里,用嘴堵住了他的哭泣。

"哥哥…"


费里西安诺脸上带着红晕满足的缩在罗维诺胸膛,罗维诺也好不到哪里去,脸上的红晕比费里西安诺更甚,两人的体力算起来费里西安诺明显更胜一筹——魔法师能和剑士比吗?

这个装哭的小混蛋!

即使知道自家小混蛋没那么纯良,罗维诺依旧老被坑——谁叫他被吃的死死的呢。


"你今天收集了什么情报?"

稍作整理后,两人躺在床上,费里西安诺窝在罗维诺怀里。

"唔…"费里西安诺眯着他那双差不多从来没有完全睁开过而总是半开半闭,好像这个具有它的人因为有些疲倦而懒得把它睁开似的棕色眼眸懒散的伸了一个懒腰,"大概是一个故事,讲的是这森林里有吃人的恶魔,单独进来的人都出不去。"

他打了一个哈欠,揉着眼角出现的眼花,"说的好恐怖。"

"啊啊,她要是知道他们这么说指不定又要大哭了。"

和罗维诺想到一块去的费里西安诺忍不住笑了出来。

"好笑吗?"罗维诺狠狠瞪了费里西安诺一眼。

"对不起哥哥请不要打我我什么都愿意做!"

费里西安诺抱着罗维诺脖子撒娇,神情一点害怕的感觉都没有。

罗维诺拿费里西安诺没办法,打又舍不得,毕竟是好不容易找回来的;骂这家伙又泪汪汪汪活像自己做了什么可怕的事。最后只能在费里西安诺的撒娇中恶狠狠说着没有下一次这种没有威慑力的狠话。


两人相拥入睡,和小时候一样,唯一的区别便是弟弟再也不会睡着。

费里西安诺抱着罗维诺,感受着罗维诺有力的心跳声,唯有这样他才能安心。


"啾啾。"

窗外忽然飞进一只小鸟,嫩黄色的啾啾的叫着,十分可爱。

随后一个人影从那里冒出来,如果不是费里西安诺在夜晚视线不受阻碍也无法看清她——因为她几乎藏在了披风里,连脸都被宽大的脑子遮住了。

薇薇安艰难的踮着脚趴在窗户上,她脚下踩着的人偶动了下身子,让自己伸的更长,这才让她勉强站稳。

"费里西安诺哥哥~"

她小声的叫着费里西安诺,一只手扶着帽子不让他遮住她的眼睛,"妈妈让我给你带点东西。"

费里西安诺轻巧的拿来罗维诺放在他身上的手,在不吵醒罗维诺的前提下从他的怀里溜出来。

"辛苦了,"他揉揉薇薇安的头,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这是给可爱的小bella的。"

薇薇安激动的接过礼盒,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她开心极了,小脸因兴奋而通红,"谢谢费里西安诺哥哥!"


当罗维诺醒来时他们已经在离开森林的马车上了,费里西安诺一边驾着马一边哼着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歌。
"喂笨蛋弟弟,你怎么不叫醒我。"

"哥哥睡得太熟了嘛,就没有吵醒哥哥ve。"

"算了,这次去哪里?"

"一个好地方!"费里西安诺想起昨晚薇薇安带来的地图上标记的地点,"一个很好的地方~"

"哈?你这家伙是在卖关子吗!"

"诶嘿嘿,哥哥到了就知道了~"

随着马车的远去,身后的小镇被雾气慢慢笼罩。

森林里,一位佝偻着腰的妇人杵着拐杖牵着一个身上缠满绷带的少女看着他们的远去,随后消失在逐渐浓郁的雾气中。

森林里没有恶魔,只有一位年迈的母亲与她再也无法长大的女儿的幽魂而已。

评论(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