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木求鸽🍁

病入膏肓,不愿就医。



——你既不愿就医,我便药石不进。




      

【伊双子】那些忘掉的


房客视角

爷爷去世前给我留了一把钥匙,通过翻找爷爷生前的日记我知道了那是位于一个偏僻乡下的屋子钥匙,今年夏天,我来到了这个小镇。

六月,步入夏季。

逐渐炎热起来的天气,后花园池塘里的青蛙声,蝉鸣声,还有一些不知名鸟的叫声,在夜晚里总是让睡眠不好的我烦躁的翻来覆去,最后只能在银色月光下披着外套坐在窗边向外看。

我在看对面的屋子。

对面住着一对兄弟,这是我搬来的第一天通过邻居们知道的。

我搬来第二天,我见到了邻居们口中的弟弟,一个很笑起来很可爱的男孩子,说话时总有veve的迷之声音,有点小迷糊,很受邻居们喜欢,似乎是一个生活在阳光下的人。

在他和我搭话前我狼狈逃离,关上门前我隐约还听见了他失落的声音。

这都与我无关,我不过是一个蜷缩在黑暗中的可怜虫罢了,那样刺眼的光会伤到我。

搬来第三天,我听见费里西安诺叫他哥哥的声音,他似乎被关在门外了。可怜的是他哥哥还在睡觉,没有听见他的求救声。

他对前来关心他的隔壁阿姨这样说。

棕色的眼眸里溢满了委屈,鼓着的包子脸都要把委屈具象化了。

阿姨心疼的邀请他去她家做客,等他哥哥醒了再回来。
他思考了一下,犹豫的看向窗台。

"我家有美味的pasta呢。"

阿姨这样说。

费里西安诺的眼睛似乎一下就亮了,他毫不犹豫的跟着阿姨走了。走之前还对着窗台那里挥手告别。

他在向谁挥手?

我躲在窗帘后盯着那个窗台。

明明是白天,那里却漆黑一片,似乎从外边射进去的光线都被吸收了。恍然间我似乎看见了一点绿色闪过,我急忙蹲下,靠在墙边,捂着狂跳的心脏,很可怕。

今晚花园里依旧吵闹,但是比以前好了不少。

搬来一个月了,我与对面那对兄弟一点联系都没有,我惧怕他们,每一次在他们打招呼前都会逃离。

我恐惧他们,我敢打赌,他们绝不是表现的那样无害。尤其是罗维诺,我在他身上闻到了死亡。

在邻居眼里我是一个怪人,整天窝在自己家里,除了买必需品就没出过门,整天身上都是油彩味。

我有时还听见过她们的议论。

他们的看法我不在意,我只在意,那个帮助过费里西安诺的阿姨。

她不对劲。

她曾经也是八卦中的一个,最爱说的八卦就是对面那对兄弟。现在的她,似乎和以前没有任何区别,依旧会八卦,但她已经很久没说过那对兄弟了,甚至在别人说时她会不着痕迹的将话题带走。

还有她面对那对兄弟时眼里深处的恐惧。

他们到底是什么?

今晚花园里安静了不少,那群青蛙终于肯放过我了吗?

"安娜酱很喜欢坐在窗边吗?"

抱着日用品的我没发现费里西安诺靠近,等发现时已经来不及了,他已经站在我面前了。

"嗯。"

我低着头回答。

"诶为什么呢?"

"玫瑰。窗台下有玫瑰。"

余光看见罗维诺来了,要快点逃跑,快一点,不然就来不及了。

"玫瑰…?ve你喜欢玫瑰吗?"

恐惧感使身体先大脑一步做出反应,我跑开了。

"对不起我有急事!"突然拔高的尖锐嗓音刺的耳朵疼。

我看见了罗维诺的皱眉。

逃离前我似乎听见了一句:"真可惜,她又跑了。"

躲回家里的我腿一软摔在了地上,日用品和蔬菜滚了一地,但我现在没有心情去捡。双手紧紧抱着自己,埋下手臂间的是扭曲的脸。

他们的目标是我吗?是的没错,小镇里的人都被他们控制了吧。好恐怖好想逃,一定要逃离,一定要。就今晚吧,就今晚吧,就今晚吧!!

当夜晚到来时我猛然发现,太安静了。

青蛙会活跃一个夏季。

我立马站起来跑向了后花园,一地尸体。

"你来了ve。"

费里西安诺软软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

我猛地回头,他们站在我身后。

"………"

"还记得这里吗?"

什么意思…?我曾来过?

"是的ve~安娜酱以前住在这里呢。"

"你们……到底是谁?!"

罗维诺看着我,没说话。

那种恐惧感又来了,仿佛置身深渊,无法呼吸。

"安娜酱,玫瑰花下有什么呢?"

费里西安诺拉着罗维诺退开,那株美丽鲜艳的玫瑰花露了出来。

"有什么…?"我看着玫瑰,恍惚间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我走上前,突然抱住了它,没有在意玫瑰刺刺入了我的身体。

我抚摸着花瓣,就像是在抚摸情人的脸。

"是哥哥唷~"

低声的喃语中透露着迷恋。

是的,是哥哥,玫瑰花下是我最亲爱的哥哥。

我将他埋在这里。

玫瑰在他的身体里扎根,汲取营养。

书上说过,越美丽的花朵根下的尸体越多。

我想要它长的更美丽,但是才不要将别人和哥哥埋在一起,所以就用他们的鲜血来浇灌它。

"哥哥你看,它多美。"

罗维诺看着已经疯掉的恶灵,面无表情的拔枪杀了她。

"哥哥……"身边果然传来了低低的抽泣声。

罗维诺无奈地将哭的一塌糊地的弟弟拉入怀里安慰,"我不是在吗?"

"呜…如果有一天哥哥不在了费里也会这样的。"费里西安诺看着就算周围燃起了火焰依旧抱着那株玫瑰花虔诚亲吻的女孩。

她身边有一个虚影在抱着她。

"如果不杀了她,她会不停地轮回,不停地经历这一切。"

"她并没有错,人们的恶意才是最应消灭的ve。"

"他们的恋情,即使放到现在也不被接纳。"

罗维诺握紧费里西安诺的手,翡翠色的眼睛看着这个虚假的小镇随着女孩身体的破碎而消失。

"我们会永远在一起,我保证。"

"若哥哥先离开,费里会去找你。"


设定解释:安娜,死于1765年,死因为了给被烧死的哥哥报仇而自杀。死后成为怨灵将村子里所有人都杀死了。并且因为怨气一次次重复杀死村民这件事,村民的灵魂也被困在这里。

安娜哥哥:因被发现和妹妹的不伦之恋被处以火刑。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