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木求鸽🍁

病入膏肓,不愿就医。



——你既不愿就医,我便药石不进。




      

【伊双子】美人鱼【一】

RPG风格

cp南北伊

ooc有

涉及组合:天使组,丝路组,亲子分,花夫妇等。

全部架空

※大家出门在外都用的是异色的名字

三个视角:上帝视角/费里视角/罗维视角

本来是打算一发完结的结果实在是没想到居然会写不完,只好改成了连载,慢慢来,设定会一点点加,文笔有限,我尽量写出感觉,更新不确定,一般我都是一周更一次,然而更的不一定是连载的。尽量将精力集中在这个上面,论坛体和霍格沃茨先推后填。

 


布莱尔在图书馆东边的角落里寻找着,她记得上次将那本书放在这里了,"嗯……第四行第九列……啊找到了。"

手指将书从夹的很紧的摆放杂乱的书柜上抽出,拂开书面上的灰尘,很奇怪,这本书并没有书名。

"晚上好先生。"

书抖了一下,就像是在伸懒腰一般。它漂浮在半空中,缓缓打开,"沙沙"的翻书声在安静的图书馆里十分引人注意,但是奇怪的是这个地方像是被无视了一般,没人将注意力集中在这里。

"晚上好女士,今天也要听故事吗?噢你带笔和纸了吗?"

"是的先生,"布莱尔拿出笔记本,泛黄的纸张透出了它的年份古老。她将笔记本摊平,准备好羽毛笔,"您的故事太有趣了,我想要记下来让更多的人知道,您介意吗?。"

"当然不介意,拒绝一位可爱的女士的要求我可做不到,尤其是这位女士愿意听我这个老头子的啰嗦。"

"您真幽默。谢谢您。"

"哈哈,"漂浮在空中的书将自己的书背朝上,翻开的部分朝前低头,似乎是敬了一个礼,"那么我们开始吧。这个故事的背景在中世纪,这是个强大而又富饶的国家,现任君主睿智强大,国民对生活充满希望,军队为了保护国家而不停努力,每个人都在为了美好的明天奋斗。我们的主人公费里西安诺正好出生于这个国家。他伴随着黎明降生,在他出生的这一年,军队战胜了虎视眈眈想要分裂的邻国,结束了战乱,成为了大陆第一帝国。他的国民称他带来了光明,幸福。他很幸运,因为国家的强大,他从小便沐浴在光明之下,他热爱阳光,热爱鲜花,有他在地方就有欢乐。人们赞美他就像一位天使,来世间安慰被黑暗笼罩的世人。尤其在他十六岁时教皇对着世人宣告,他将是下一任教皇时,国民的信仰达到了顶峰。"

"但是先生,国王会允许有人比自己在国民心里地位高吗?"

"噢抱歉女士,我忘说了。费里西安诺的爷爷罗慕路斯就是国王,而且不出意外他将是下任国王。"

"原来是这样,您继续。"

"如果仅仅是这样,在光明神光辉照耀下,费里西安诺会带领这个国家走向顶峰,毕竟他是第一位同时任职国王与教皇的王子。但女士,你要知道孩子总是有叛逆心,即使是从小听话的费里西安诺也是。而我们的故事,也在这里开始。"


【一】冒险吧年轻人!

"费里!费里!"罗慕路斯在王宫找了半天,结果连费里西安诺的衣角都没有找到,"孩子长大后就不听爷爷的话了,呜…"

"………"德高望重的教皇陛下很想丢下这个丢人的国王离开。

"噢我亲爱的小宝贝难道已经开始他的冒险了吗?他会不会遇到危险?他那么可爱!"

"……"教皇扶额,"罗慕路斯,你再这样我就把你丢出去,费里已经十六岁了。"

"呜有两个糙汉子骑士孙子的你怎么会懂我的担忧!"

"………"

 
而我们的主人公他在哪儿呢?让我们把镜头拉到帝国北部接近南边的一个小村庄里。

"你又偷跑出来,国王陛下估计得急疯。"坐在村口的摇椅上为小孙子编织着冬天戴的毛巾的老妇人无奈的叹息,"你呀,越长大越调皮。"

"爷爷太把我当小孩子了,我已经十六岁了,是时候开始一场大冒险了ve。"费里西安诺背着一把刻着暗色条纹的弓箭,腰间撇着一个蛇皮袋,带着一顶插着一根羽毛的帽子,正好能遮住一点他的容貌却又不会阻挡他的视线,脚蹬一双棕色皮靴子,手上还带着黑色皮手套,标准的冒险猎人打扮。他站在岩石上,脚尖踮起来眺望着远方,"南边的大海就是我的目的地ve。"

"你呀,就不怕国王陛下追来吗?"

"这是每一位瓦尔加斯都会做的事,爷爷就是嘴上叫着,他可不会来阻止我的!"

"行了行了,我也劝不动你,去吧去吧,早去早回,当然,"老妇人调皮的眨眨眼,"能带回来一位可爱的女士就更好了。"

"我尽量ve~"费里西安诺向老妇人挥挥手,跳下岩石,哼着歌向前走去,"奶奶再见!"

"别忘了你旅行的目的。"

"明白!"

老妇人看着远去费里西安诺的背影,恍惚间就如同看见了年轻时的罗慕路斯,只不过他的肩膀要比费里西安诺更厚实。他也是这样,总是对冒险充满热情,比起达到目的地更在意冒险途中的趣事。多大的人了,还会因为和王耀斗蟋蟀输了生气,被他坑了一次又一次还是会凑上去。那两人凑在一起似乎每天除了联合坑别人就是互坑,喝个酒还会吵起来,每次都会被酒吧老板娘赶出来。

那些事情仿佛是昨天才发生的一样。

"时间过得真快呢。"

老妇人放下手中的针线,从怀里拿出一个用布包的十分密实的布块,她一层层打开,露出了一张泛黄的照片,上面年轻的罗慕路斯和王耀勾着肩搭在一起,身体前倾的和站在他们中间的女孩子一起比了一个剪刀手,三人的笑容灿烂如阳。

"真是……太久了。"

阳光正好,不会太热,从茂密的树冠中穿过的稀疏阳光暖暖的撒在身上很舒服,春日的风中还带着冬天的气息,却又不会刮的人脸疼。

老妇人摩挲着照片,闭上眼享受这宁静美好。


"向哪里走呢ve……"费里西安诺站在路边拿着地图研究,上面画的乱七八糟的路线看的他头晕,"看不懂啊…爷爷画的地图太乱了吧…"

"叮铃~叮铃~"

路上传来了牛车的铃铛声,"诶嘿!有办法了ve!"

费里西安诺连忙向驾着牛车的大叔招手,"您好!我迷路了!请问您可以带我一程吗?我会付钱的!"

"不就是带你一程吗,付什么钱!"大叔看见招手的是一个一看就未成年的猎人就知道大概又是哪个不听话的小孩子跑出来冒险了,他见得多了,"不嫌弃的话躺在后面的干草垛上我带你去前面的镇子!"

"啊!谢谢大叔!"

"啦啦啦~去看彩虹的对面,那笑容会呼唤奇迹~"

费里西安诺悠闲的躺在牛车上,翘着腿哼着自己编的歌看着湛蓝色的天空,"啊…阳光暖暖的太舒服了!好想睡觉啊ve…"

"等到了前面的小镇就可以休息啦,小哥再坚持一段时间吧。"驾着牛车的大叔一手拿着草帽扇着风一手拉着绳子,"小哥你运气挺好的啊,我们两个村子离得挺远的,也就赶集时大家才会聚在一起,路上才会有人过,平时也就我们几个农夫拉着干草过一下,你出门时大人没提醒过吗?"

"诶嘿嘿~我是偷跑出来的啦,"费里西安诺吐吐舌头,"我听说南边的大海很漂亮,可是家里人不陪我去,所以我偷偷跑出来了,决定来一场大冒险!"

"哈哈哈哈不错啊!趁着年轻多去走走,像我这个年纪想出去逛逛都走不动了。"

"您可一点都不老…啊就在这里停吧!"费里西安诺看见前面旅馆的招牌,跳下车冲大叔挥手告别,"谢谢您!"
"没事客气啥!小事情!"大叔爽朗的大笑起来,"小伙子,冒险时多多注意啊!"

"好的!"

小镇的规模并不大,但该有的东西一样不缺。几个孩子从费里西安诺旁边跑过,"快点快点!迟了就看不到了!"一个小孩脚一崴,撞在了费里西安诺身上,差点摔倒,幸好费里西安诺及时接住了他。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站稳后小孩子慌忙道歉,紧张的捏紧自己的衣角,呜怎么会有人站在这里。

"没事唷,"费里西安诺揉了一下他的头,"下次小心一点。"

"好的!"没有被骂太好了!"谢谢哥哥!"

"哥哥再见!"

"再见。"

虽然发生了这样的小插曲不过费里西安诺依旧步伐轻快的走进旅馆,一切顺利,真是太幸运了!

"您好,欢迎光临!"旅店的服务员小姐露西很惊讶这个时候还有客人,但是良好的素养让她露出了标准的温柔笑容,尤其在一抬头发现还是一名红发小帅哥后笑的更加温柔了。

"ve您好,冒昧的问一下我是不小心步入了耶稣的乐园了吗?"费里西安诺认真的看着眼前打女士,红宝石般的眼眸里盛满惊讶,"不然我怎么会看见如此美丽的女士呢,您的笑容实在太过于美好,让我忍不住沉迷其中。"

"您真会说话。"露西白皙的脸上染上一层胭脂般的红色,"您是要住宿吗?"

"是的女士,"费里西安诺对着露西甜甜一笑,露出了小虎牙。

这可爱的笑容一下戳中了露西的心脏,噢上帝啊圣母玛利亚,我似乎恋爱了!

"您的房间号是317,住宿费等您退房时一起结算,这是您的房卡,请收好。"

"ve~谢谢!"费里西安诺接过房卡,317和他的生日一样诶!

等到费里西安诺走到了楼梯转角看不见身影时露西才将视线收回,结果一眼就看见了一支带着露水的娇艳玫瑰,下面还压着一张纸条,她好奇的拿起来,"献给美丽的露西女士。"右下角还有一个呆萌的小人。

"噗。"露西忍不住笑了出来,"真可爱,您也觉得吧?"
没有人应答,露西像是听到了什么一样,"他们可一点都不像啊,真是难以置信。"

"您觉得他会成功吗?"

"啊也是,毕竟他可是那位教大的。"

"嘛嘛我可不敢,我只是一名普通的服务员呢~"

楼梯上突然响起了踏踏的下楼声,一位将自己包裹在黑色袍子里的人出现了,"退房。"

低沉沙哑的嗓音透露出一丝阴冷。

"好的先生,一共是十金币二十三银币,期望您的下次光临。"

黑袍人直接给了十一金币就离开了,刚出旅馆们,就感受到了镇上的大风,"啧该死,早知道就不出来了…混蛋安………"

小声嘟囔的抱怨声被风吹乱,他整理一下袍子,踏着黑暗离开了。

洗漱好躺在床上准备休息的费里西安诺此刻却抱着旅馆的枕头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超级大危机啊ve!"睡不着代表着明天没有精神,代表明天不能去逛集市,不能去搜集情报,最重要的是不能和可爱的bella们聊天!啊这是多么可怕的事啊ve!

"哐!"窗户突然传来了响声,一个男人被扔了进来,随后一个陌生的粉发男人跳了进来。

"ve?!!!"

费里西安诺吓得一下子躲进了床底,"我什么没看见求你不要打我!"

"喂你这家伙,看见我就躲是几个意思?!"

熟悉的声音让费里西安诺更加战栗起来,呜居然是亚瑟!爷爷我和你什么仇什么怨你居然让亚瑟来抓我呜…我还是你的宝贝孙子吗!

"我数到三,你最好自己出来。一,二,"

"晚上好亚瑟!"

费里西安诺猛然从床下窜出来,结果用力过猛一不小心撞到了床边的桌腿,"呜…"

"你在干嘛啊笨蛋!"亚瑟莫名其妙的看了眼费里西安诺,他有时还真是无法理解这位友人的想法。

"呜……疼疼疼…"费里西安诺泪水涟涟的揉着头,"ve!这是什么?!魔法师?!还活着吗?!"

"啊那个啊,目前来说还活着。"亚瑟给自己倒了杯茶,连夜赶路出来他很累的,"路上捡的,这茶真难喝。"

"捡…捡的?!"费里西安诺感觉他似乎有点不太明白亚瑟的意思。

"没事,和你的旅途无关。"亚瑟挥挥手,随手丢了一个魔法把那东西变小收在随身带着的蛇皮袋里,"这里最近有集市,我来参加集市的。这东西拿来当门钥匙。"

"门钥匙?"费里西安诺疑惑的坐在亚瑟对面,他们有联系吗?

"当然有,"亚瑟给了费里西安诺一个白眼,"还有外面叫我奥利弗。"

"明白!我叫卢西安诺哟!"

"知道遮挡自己的容貌挺聪明的,看来不算是浪费我那些时间。"亚瑟翘着腿从上到下将费里西安诺打量了一番后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这个村庄藏着很多东西,我来时就发现至少有三个大魔法师,一个高阶骑士,还有几个意味不明的物体。而且这里每个地方都会监听,很有趣不是吗?"

"ve我可不喜欢被监视。"

"所以你一来就隔离了这里。"

"呜我只是不想被看见自己的隐私!而且我又打不过嘛,我只是一名冒险猎人啦!"

"信你。"信你我就是傻的。

亚瑟忍住自己翻白眼的欲望,不是很懂你们人类。

"这里可以进入那个地方,门就在这几天开,不过以我的身份进不去,所以随手抓来一个当钥匙。"

"啊那我要早点离开了,我的目标可是南边的大海!才不要耽误在途中呢!"

"你也进不去吧。"亚瑟似乎想到了什么嘲讽一笑,"那群脑子被杂草塞满的权威人士可不会允许不热爱的魔法的人进入。"

"所以又是权利的碰撞吗?"费里西安诺眼珠一转,突然兴奋起来,"我可以伪装你的助手!"

"你见过独来独往的魔法师带助手的吗笨蛋!"

"呜…城里的那些人不都有吗…"费里西安诺委屈的嘟囔着。

"那些能一样吗?那群不过是没用的蠢货而已。那种垃圾连进这里的资本都没有。"亚瑟不屑道。身为帝国第一魔法师,无论是魔力还是天赋都是一等一的,而且亚瑟在公布自己魔法师身份前还是一名不良暴力赏金猎人,不靠身后的柯克兰家隐瞒姓名独自在大陆拼出了名气的他自然是对那种魔力耗光就没用的魔法师不屑一顾。

"好了别求我了,你要是想自己找个人搭档进去。"亚瑟不耐烦的踏上窗边,"记着不要暴露就行了,别给我找麻烦啊笨蛋。"至于费里西安诺会不会受伤?怎么可能,只要光明神还在,就没有能伤害费里西安诺,当然,他自己故意的除外。

"呜…好吧,亚瑟再见ve。"

"晚安。"

靠在窗边看着亚瑟的身形消失在夜幕中,费里西安诺手上转着小刀,突然笑了出来,"不知道有没有可爱的bella愿意帮助我呢。"笑容纯真,宛如天使。


小镇的早晨很热闹,大街上卖早点的,卖蔬菜水果的,小孩子的欢笑声,大人们的聊天声,熙熙攘攘,烘托出一份热闹非凡的温馨景象。

费里西安诺醒来时清晨的熙风正好随着没关紧的窗户吹进来,带着些许寒意,"ve…有些冷呢,明明春天都来了。"

他推开窗户趴在窗边,享受着这在王宫时无法感受的一切。

他看见本来在巡逻的军人被卖早点的老妇人拉着硬塞了一些食物,他看见走在路上不小心摔倒的孩子被路过的军人抱起来哄笑,他看见在为村民们解决纠纷的军人无奈扶额的看着争吵不休的小夫妻,而围观的人们都露出善意的笑容,"啊啊,真幸福呢。"

即使他们曾经有些什么样的身份,在这里,他们会为了维护这安静美好的生活而努力,就像是一名普通人一般生活,而帝国也接纳着他们。这是他所深爱的国家。


你一定会喜欢的,这样祥和幸福的国家。


"真是一个美好的早晨呢!"费里西安诺伸了个懒腰,"今天去收集情报吧!"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