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木求鸽🍁

病入膏肓,不愿就医。



——你既不愿就医,我便药石不进。




      

13年夏天,我养了第一只猫——一只很小,很小的黑猫。书上说黑猫有灵气,通人性。我想也是。他很聪明,也很乖。
    
伴随着风信子的花香,他渐渐长大了。
      
我那时上晚自习,9:10下课,他呀,就记住了我回家的时间,每天出去玩,等到30时就在外面的巷子口等我,等我一起回家。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做到那么准时的,但对怕黑的我来说,很幸福。
      
我那时最喜欢的大约是呆在一楼最外面的屋子里写作业,他每次都会跳上桌子将自己卷成一团睡觉。我写字喜欢重一点下笔,可是我又怎么舍得打扰他休息,于是小心翼翼的减少力道,一笔一划的写着。
   
冬天抱着猫咪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尤其是下了晚自习回家。他像一个小火炉,还毛绒绒的,软软的叫着,心都被他甜化了。
      
不过他实在是喜欢出门,有时候一两天见不到猫影,有时候又带一身伤回家,我能怎么办?只能一边哄他不疼,一边给他上药。他很乖,就算疼的叫也不会乱动。
       
后来,夏天又来了,屋顶的三叶梅在雨里落了一地,紫色的花瓣在雨滴哒哒声里被匆忙行走的路人踏碎,他唯一的气息也被雨水冲散,我再也找不到他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