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木求鸽🍁

病入膏肓,不愿就医。



——你既不愿就医,我便药石不进。




      

【伊双子】童话

合并了上下


着装整齐而又严肃的军队从皇宫出来,带头的那位手里还拿着通告,他把通告贴在城墙上,用扩音魔法向着因为军队动作而停下自己手中事的人民朗声宣告道:"国王有令,谁能抓到巫婆谁就能够得到他的王位!"

因为这个通告而被吓了一跳的人民不可置信的低声交谈了起来,没人相信这是真的。

"天啦,国王这是疯了吗?"

"我决定了要去碰碰运气,说不定我就能得到王位呢!"

"得了吧巫婆住在深海,那里漆黑一片,周围有着巨大而又恐怖的章鱼守卫,你能进去?别把命送了小子!"

"哈哈哈小子别去冒险了,好好干活争取娶一个不说貌美如花至少比你好看的老婆好好过日子才是轻松的!"

"听说巫婆不是很漂亮吗?我要是到了那里,我肯定要娶她为妻~"

人民叽叽喳喳的讨论着,而做完这一切的军队再一次回到了皇宫。

"陛下,一切都准备好了。"

"下去吧。"

"是。"

国王让所有人退下,随即一个浑身被黑袍裹起来的人从王座后面走了出来,他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里丝线,祖母绿的眼眸里蕴含着暴风雨一般,"感谢国王陛下的配合。"

无人应答。

而他的身影却一点点隐去,就如同完全没出现过一样。


小美人鱼为了能见王子而用自己的声音和巫婆交换来换取能在陆地上行走的腿,然而这双腿每走一步便会痛的刻骨铭心,即使是这样小美人鱼为了爱情也甘愿受苦,甚至为了不伤害王子而选择化为泡沫的下场。这个故事一直在人鱼里流传,大人们以此来警告孩子不能私自浮出海面,更不允许爱上人类,不然就会变成泡沫。

曾经费里西安诺被这个故事吓哭过,他哭过吗?也许吧,他不记得了。是谁给他讲的他也不记得了。他唯一记得的是上一任巫婆对他说的话:当你是巫婆,你就只能是巫婆,你不会记得任何事。如果你想要解脱,就找一个人代替你。

找人来代替自己这种事费里西从来没有想过,虽说这里很偏僻但是其实巫婆的屋子这里并没有什么吓人的,也没有别人来打扰他,周围的大章鱼也不欺负他,并且还在保护他。偶尔会遇到受伤水怪之类的可怕生物上门求助,慢慢的就习惯了。况且屋后面居然被空气魔法隔离出了一块菜地【虽说费里西安诺并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既能在水里呼吸也能在空气中呼吸,这大概是巫婆的技能吧ve~】,里面还种着很好吃的食物,他从巫婆手札上看见这种东西叫番茄。而且他还在打扫的时候翻出了很多种子,种出了各种陆地上的蔬菜。甚至居然还会有章鱼每个月都会给他带来装着被魔法隔离出的pasta。真的超级轻松,就像是………"啊咧我要说什么来着?总是记不起想说的话ve~肯定是最近没有好好睡觉!决定了今天早点睡觉吧ve~"


多洛莉丝森林曾经处于深海的中央,许多人鱼在这里定居,慢慢的人鱼王国也在这里建立,结果后来大陆发生了变迁,原本是大陆的地方沉到了海底,而原本处于深海的它被挤压上来,成为了新的大陆。多年来人们在这里挖出了众多的人鱼骨骼,甚至还有误入的人说看见了人鱼王国的遗址,但这仅为谣传。亚蒂斯第二帝国为此曾封锁整个森林禁止冒险者的进入,派了众多的军队与魔法师来,都没人能找到它,才慢慢开放了森林。
但找不到,不代表没有。这么多年来不止一次有冒险者想要进入,没人期待自己能找到,全部都是以能让自己多一件能吹的事而来。

"所以为什么我要和你来这种地方啊岂可修!"罗维诺生气的挥手斩断了挡在他面前的树枝,汗水说着他脸颊向下滑去,带着微微痒意,但他却腾不出手擦掉,"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究竟有什么的好东西让你连夜赶来啊混蛋!"

"嘛嘛,罗维诺别生气啦!"带着爽朗笑容的安东尼奥伸手拉了正在吃力爬坡的罗维诺一把,"这个地方可是为了罗维诺而来的,所以就别再抱怨了吧,不然要是以后罗维诺知道真相后对我生气我可吃不消啊!"

"哈?我?"罗维诺借着安东尼奥的手终于爬上了陡坡,入眼表示一片生意盎然的翠绿,本来便是能长成参天大树的树种在这种充满了魔法气息的地方越发的肆意生长。"这可真是……"

"很美丽吧。"安东尼奥望向远方,指着森林中间的部位告诉罗维诺,"我们要去那里,枝干最壮的那棵。"

罗维诺在心里算了一下距离,"安东尼奥你这个混蛋是在逗我吗?那么远?!"

"别生气嘛罗维诺,就当是锻炼身体啦!而且,"安东尼奥揉着罗维诺的头,翠绿色的眼里是罗维诺不懂的情感,"你不想知道他是谁吗?"

他?!罗维诺猛的睁大双眼盯着安东尼奥,"你难道知道?"

"我当然不知道。"安东尼奥耸肩,"但是那里有一个家伙知道,为了能让他帮你我们不得不努力穿越障碍过去呢!"

安东尼奥说完低头掏出怀表看了一眼时间,离指针指到12点还有五个小时,足够了,希望弗朗能给力一点,基尔千万不要拖后腿……对于自家两个恶友安东尼奥并不能保证他们会不会完成任务,只希望他们不会拖亚瑟后退。

"走了混蛋你还在等什么。"罗维诺正打算下坡却发现安东尼奥盯着他的怀表发呆,不由得出声叫醒他。

"嗨嗨。"罗维诺,无论如何我都会帮你的,这可是亲分应该为子分做的事。


"基尔你到底行不行啊!"

弗朗西斯第四次怀疑基尔带错路了,不然怎么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巫婆。

"本大爷是按照安东给的地图走的!怎么可能带错路!"基尔伯特拿出地图和弗朗西斯争辩,而弗朗西斯一看,"基尔你拿倒了啊!!!"

"kesesesese本大爷就说不是本大爷的问题!"

"所以你在高兴什么啊!!!"

于是在经历被鲨鱼追,被章鱼打的一个海妖一个暂时伪装成人鱼的人类终于到了巫婆屋子门前,真是可喜可贺啊。

"砰砰砰。"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基尔你确定巫婆听的到敲门声吗?"弗朗西斯嘴角抽搐的看着面前这栋两层别墅,说好的巫婆小屋到哪里去了?!编剧你有看过原版吗?!

"反正本大爷按着东尼儿给的剧本来走的,其他的事可和本大爷无kesesesesese!"基尔伯特继续砰砰砰的敲门,似乎是认定了里面有人。

在进行大扫除的费里西安诺疑惑的望着门,有客人来吗?他收拾了一下,便打算去开门。

"费里费里~巫婆巫婆~"亚瑟留下的小精灵突然出声。

费里西安诺按门把手的手一僵,突然想起来了自己是巫婆不能就这么见人的设定,"当巫婆好麻烦啦,不过谢谢你啦ve~"

其实费里西安诺只要披上一件黑斗篷,戴上一个面具就可以了,不知道为什么所有巫婆不管本身如何只要以巫婆身份出现,在别人眼里永远是一副驼背,整个人都缩在斗篷里的枯瘦的老婆婆形象。连声音在别人听来也是很恐怖空灵如同幽灵呓语一样。

"好了一起准备就绪!伟大的巫婆费里西安诺即将登场~"费里西安诺冲镜子里的自己打气完,开心的下楼开门去,他翘起的呆毛随着走路一抖一抖的,映照出主人的好心情。

"费里费里~亚瑟说如果你再不按照巫婆守则行事,而是心软的话他会搬过来和你一起住一段时间~"代表着善良的小精灵用着甜美的声音转诉着恶魔的语言。

"诶?!!!"费里西安诺脚步一顿,呆毛整个焉了下去,但是随即又突然弹了起来,"没关系我有面具ve~"

巫婆面具,戴上后保管立马让你变成一名合格的巫婆,言行举止都不用你操心哟,只要998个金币你就能马上把它带回家!

门口呆着的两人总觉得似乎是听到了什么惨叫。

"基尔你听见了吗?"弗朗西斯发抖的抓着基尔伯特的手,"似乎是青年人的?"

"啊本大爷听见了,"基尔伯特将身后的弗朗西斯扯出来,"弗朗吉别躲在本大爷身后,你怕什么!"

"不!哥哥长的这么好看万一巫婆见色起意怎么办!"

"………你这张留着胡子的脸…"

"白送我都不要哟~"一个阴沉恐怖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基尔巫婆啊!"

"十分抱歉。"

基尔伯特拉着被巫婆下了安静咒的弗朗西斯坐在巫婆小屋的椅子上【天知道外表那么大的屋子内里居然是一间小屋,弗朗西斯身为一只代表爱的海妖实在是不能理解这群住在深海里的巫婆那些奇怪的想法。】

"啊没事,你们这群年轻人啊,总是那么的浮躁,我这里没什么能招待的,只有前段时间和人鱼交换来的红茶与自己做的一些饼干。"巫婆端来了两杯冒着热气的茶放在桌上,又端着放着看上去烤的十分酥脆还隐约能闻到一股茉莉花香饼干的盘子走了过来。

弗朗西斯见状连忙接过盘子,"怎么能让女士为男人服务呢~"身为海妖的他自然能解开这些只是巫婆开的玩笑的魔法。

"真是懂事呢~"巫婆又转身去正烧着火熬着东西的巨大坩埚旁边边搅拌边问到:"你们想要知道什么呢?又或者你们想要得到什么又能付出什么?"

正在感叹饼干好吃的基尔伯特听见巫婆的问话连忙放下手里的饼干,"您知道瓦尔加斯一族的那对双胞胎王子吗?"

"瓦尔加斯?你们问这个干嘛?"巫婆沉思了一下,"他们不是一个失踪一个变成人类了吗?"

基尔和弗朗对视一眼,小心站起来向前走去,"那您知道如何找到那位失踪的弟弟吗?"

巫婆依旧背对着他们,并没有发现有人靠近,"得看你们能付出什么代………"

一双手接住了倒下的巫婆。

"王耀的药水不错嘛!"

"他这次居然没有坑你?!上一次他还骗本大爷买据说买了就会幸福的熊猫!"

"别管了我们快点走吧,得赶在日落前与东尼儿和小番茄回合。"



多洛莉丝森林的中心是一片湖,因为几乎没有人类能靠近所以鲜为人知。湖中心有一个白色的亭子,绿色的藤蔓缠满了亭柱,而含苞待放的点点粉色蔷薇又为这座亭子添了几分梦幻的色彩。

一只人鱼坐在那里,他有力的碧色鱼尾此时却懒散的拍打着湖面,溅起的水滴顺着白皙细腻的脖子流下,滑向了他漂亮的腹肌上。他迷着眼享受着从茂密的树冠下撒下的稀疏阳光,略微凌乱的灿金色发丝却比阳光还要耀眼。

罗维诺和安东尼奥到这里时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为什么柯克兰这个混……不……是柯克兰先生会出现在这里啊安东尼奥你这个混蛋!!!"罗维诺看见亚瑟的瞬间整个人都僵硬了,亚瑟·柯克兰,海上最恐怖的人鱼。他不仅长的十分帅气漂亮,更是擅长各种人类的枪支与弓箭,还会很多魔法,无论是攻击还是防守,是一位全能系魔法师,传言他的背后甚至有一向独来独往的巫婆一族作为后盾。

所以说这个恐怖的家伙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啊!!!

"罗威纳冷静下来啦!"安东尼奥尝试着安抚处于惊恐状态的罗维诺,"亚瑟他是来帮助我们的,不会伤害你的!"

罗维诺躲在安东尼奥背后瑟瑟发抖,可恶,如果这个时候xx在就好了!

等等…xx是谁?

"你怕什么,我能吃了你?"沙哑中带着慵懒的声音响起打断了罗维诺的思考。亚瑟的口音很好听,带着懒散的优雅,每一个单词发音都十分圆润,让人听着很舒服,"你不想找到他了?"

罗维诺止住害怕缓缓睁开双眼,就看见一双幽深澄碧的眼睛。

和安东尼奥的绿色不一样,安东尼奥的是带着生机的,里面就像藏着一片森林。而亚瑟的则是幽深的,如海洋一般,却奇迹般让他不再害怕。

"您知道?"他止不住提问,没人知道他是多么想要知道那个人到底是谁。他记得那人的笑容比蜜糖还要甜,他的眼睛里总是带着笑意,他的笑容是最好看的,比他们偷偷浮上水面时看见阳光还要温暖。可是他唯独想不起那人的脸,他知道他们是世界上最亲密的,他们本应该就在一起,但是他无法想起来,就像是有魔法阻碍了这一切。

亚瑟转身,"跟上。"他随手一滑,水面向两边散开,安东尼奥和罗维诺从湖边跳下去,跟着在水域里游着的亚瑟向湖深处走去。

"这里是?"罗维诺随着走的越来越深越发的怀疑这里已经不仅仅是湖底了,"这里是多洛莉丝森林下方的海底?"

"没错哟!"安东尼奥看了亚瑟一眼,亚瑟丢给他一个随你便的眼神,"这里是亚瑟他们一族居住的地方,再往下就是人鱼王国了。"

"人…人鱼王国?!"罗维诺不可思议的环顾四周,"但是…但是我记得……"我记得什么?


"哥哥~我们以后在这里搭建一个小房子好不好ve~"

"不要,那种费时费力的事我可不要去做。"

"呜…可是哥哥不觉得这里很漂亮吗?上面是森林,我们可以游上去玩耍也没人发现的!"

"家里那么大不够你玩吗?我才不干。"

"呜呜呜…可是家里…家里那么大,我和哥哥又住的远,每次找你你都不在,我想要和哥哥在一起啦呜…"

"你…你别哭啊!好啦好啦!依你!"

"诶嘿~最爱哥哥了~那我们先在这里做一个标志吧!"

记忆里有两个孩子曾在这里放过一个雕塑来提醒这里已经有人了。


他们…是谁?




"唔…"罗维诺蹲下身子抱着头,冷汗不停地流出,头很痛,但是必须要想起来,那很关键,那个名字…那个名字…

"罗维诺!"安东尼奥担心的看着这一切,都是他不能去干扰罗维诺。

亚瑟低声轻叹,他将魔法撤回,海水一下袭击了罗维诺,身为人类他本来应该感到窒息,却在这冰冷的海水里感到了回归母体的温暖。

因为,我不是人类。


魔法解除。


爱丽儿之所以必须杀掉王子才可以变回人鱼只是因为她付出的代价不够。

"您想要什么?"


"我想让哥哥变为人类,这样他就能够幸福了。还有,哥哥不能有任何疼痛,不能像爱丽儿那样。"

"那您能付出什么代价呢?"

"所有。"

"阿拉…既然这样…我会实现你的愿望…你的哥哥罗维诺·瓦尔加斯会变为人类,他会有一个全新的人类身份,一个新家,所有人都会认为他一直是人类包括他自己,甚至连记忆都有。你只需要付出一点点代价就好了………"
 



当费里西安诺睁开眼睛时,看见的表示自家哥哥生气的脸。

"哥…哥哥?"发生了什么?我为什么在这里?

"你还知道我是你哥哥啊费里西安诺!胆子不小嘛,敢去和巫婆搞什么交易?她怎么不把你煮来吃了?啊?你知道我为了你这个小混蛋有多辛苦吗?!"罗维诺看着费里西安诺一脸不在状态就气打一处来,真是想掰开这个小混蛋的脑袋看看到底是怎么长的!
 
"呜…"费里西安诺愣愣的盯了半天罗维诺突然发现罗维诺的眼睛变回和他一样的棕色了,"哥哥!"他猛的扑上去抱住了罗维诺,眼泪不住的流。

罗维诺被这一扑差点摔倒,又听见费里西安诺的哭声,火气一下子就消下去了,"别哭啊你…真是的…你这个小混蛋哭什么啊,我不是回来了吗。"

"欢迎费里罗维诺回来!"门口突然传来了三重奏,费里和罗维诺被吓得猛然转头看向门口,恶友三人组打头,后面一群熟识的人鱼、海妖都在欢呼。

"笨蛋弟弟,以后我会一直在你身边,所以别再想其他的了。"

"诶嘿嘿~哥哥我爱你ve~"

"……我…我也是…"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