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木求鸽🍁

病入膏肓,不愿就医。



——你既不愿就医,我便药石不进。




      

来霍格沃茨生活吧【二】

私设:教授是小龙教父。

汤姆是卢修斯教父。

德拉科布雷斯潘西会比较欢脱…

这章大概是过渡,没啥cp互动的。



霍格沃茨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 每一个经历过霍格沃茨分院仪式的巫师都不会告诉别人霍格沃茨究竟是如何分院的。

所以在下车前即将分院的几个人全部在讨论这件事。

"所以德拉科你爸爸没有告诉你吗?"

"没有!我缠了他好久!他甚至愿意为了让我在斯莱特林寝室过得舒服一点去找了教父,然而就这件事他守口如瓶就是不愿意说!妈妈也不愿意!"

"oh小龙,看来你不再是卢修斯叔叔和纳西莎阿姨的小宝贝了!"

"别这么叫我!"

"小龙小宝贝~"布雷斯模仿着卢修斯的贵族腔调,却因为年龄太小声音太稚嫩而显的不伦不类。

"布雷斯!" 德拉科怒视,掏出魔杖就要和他决一死战,至于贵族风范?那是什么早就被他丢了!

"我说这不是有现成的吗?"看着即将被布雷斯和潘西撩炸毛的德拉科罗维诺终于肯出手拯救他了。

被罗维诺一提醒,三人立马看向了端着茶杯时不时喝上一口,悠闲看戏的亚瑟。 被三人一看,亚瑟嘴角一抽,"……我不会说的。"

"呜…亚瑟…"费里西安诺露出小狗一样可怜兮兮的样子,眼睛水汪汪的盯着亚瑟——天知道他怎么能那么快让眼睛充满泪水。

看着这个眼神亚瑟不自觉的想起了家里的表弟,差一点就回答了——幸好火车鸣笛声让他惊醒。

"喂你们!这种事别人提前告诉你们就没乐趣了

baka!"亚瑟抬手看了下表,走出包厢,"我该走了你们快收拾一下,一会儿就下车了。"

"居然没套出来,大失败啊ve…"费里西安诺趴在罗维诺怀里,装作很遗憾的样子。

罗维诺习以为常的揉了一下费里西安诺的头,"先收拾一下吧,别抱怨了笨蛋弟弟。"

"唔…"

布雷斯看着对面兄弟有爱的样子转身就想找德拉科寻求安慰,结果却发现德拉科和潘西居然和亚瑟一起出包厢了,说好的小伙伴呢?你们这样做很容易失去我的qwq

当小巫师下了火车时立马就被一位半巨人吓着了。

"哇喔这可真酷。"罗恩·韦斯莱睁大眼睛感叹。

"他可真高!"哈利偷偷的比了一下自己的身高又比了一下他,"真希望我也可以长那么高,西里斯总是说我太矮了。"

"我们还小着,放宽心兄弟!会长高的!"罗恩拍拍哈利肩膀,"我哥哥他们小时候也不高,现在比妈妈高了好多!所以我们以后肯定会很高的!"

哈利被罗恩的乐观传染,一下子露出了笑容。他很喜欢这位新朋友,乐观,善良,而且巫师棋下的很好!这可不是容易的事,反正爸爸和西里斯就不行。

他们对视一笑,跟着半巨人走向了霍格沃茨。 "新生们跟着我来,别跟丢了!一船最多坐四个人,不能超!"

"为什么只能坐四个人呢?"罗恩悄悄的问哈利。

"我也不知道。"哈利也悄悄的回到,刚好路过旁边听见两个男生"悄悄"说话的赫敏·格兰杰开口为他们解答:"因为霍格沃茨创始人是四位,而乘船驶向霍格沃茨是回忆他们曾走过的路。"

"啊谢谢!"虽说疑惑被解答了但是因为被听见了谈话而害羞的两人脸上的热度是怎么也下不来了。

新生们坐着小船,船身自己向黑暗中驶去,挂在船头的灯发出暖黄色的柔光,湖中似乎有什么巨大的怪物划过,但这个时候的小巫师们已经顾不上看其他的了——他们看见了霍格沃茨。

"好美…"

他坐落于黑湖边,闪烁着点点繁星的夜空是他的衬景。

有小巫师看见了飞着的萤火虫,"天呐不可思议…""这里居然有萤火虫…"

麦格教授站在大门前,等待着海格将新生带来,随着一阵生机勃勃的风吹来,她看见了跟在海格身后那一群带着灿烂笑容,拉着自己朋友小声讨论霍格沃茨分院的小巫师们。

小巫师们走进才发现有一位女巫已经在等待他们了,她做了自我介绍,是麦格教授,格兰芬多院长。

他们有些心不在焉的听着——接下来的分院实在是让他们担忧。

"我哥哥说是和龙战斗,赢了的才能留下。"

"不会吧?!我们怎么可能打的赢!"

"你哥哥肯定是骗你的,我妈妈说是表演魔法!"

赫敏听着这一切不禁在脑海里复习起了之前预习的霍格沃茨校史。

"哥们,紧张吗?"罗恩戳了戳哈利。

"当然…我紧张的在发抖。"哈利开玩笑的戳了回去。

"要是和龙战斗的话哥哥我们回意大利吧!"

"混蛋别丢人!"

随着大门被麦格教授推开,他们终于看见了了霍格沃茨的真面目。 浮在空中的蜡烛排了一排,天花板居然是星空!

"哇喔!"

"我在书上看到过,这房顶是假的,他们用魔法做出来的星空。"

赫敏对着一起乘船的和她一样是学霸的女孩说到。

麦格教授手拿名单站在一顶脏兮兮的帽子前,那顶帽子扭啊扭,然后开口唱到:

你们也许觉得我不算漂亮,但千万不要以貌取人,如果你们能找到比我更聪明的帽子,

我可以把自己吃掉。

你们可以让你们的圆顶礼帽乌黑油亮,

让你们的高顶丝帽光滑挺括,

我可是霍格沃茨测试用的礼帽,

自然比你们的帽子高超出众。

你们头脑里隐藏的任何念头,

都躲不过魔帽的金睛火眼,

戴上它试一下吧,我会告诉你们,

你们应该分到哪一所学院。

你也许属于格兰芬多,

那里有埋藏在心底的勇敢,

他们的胆识、气魄和豪爽,

使格兰芬多出类拔萃;

你也许属于赫奇帕奇,

那里的人正直忠诚,

赫奇帕奇的学子们坚忍诚实,

不畏惧艰辛的劳动;

如果你头脑精明,

或许会进智慧的老拉文克劳,那些睿智博学的人,

总会在那里遇见他们的同道;

也许你会进斯莱特林,

也许你在这里交上真诚的朋友,

但那些狡诈阴险之辈却会不惜一切手段,

去达到他们的目的。

来戴上我吧!不必害怕!

千万不要惊慌失措!

在我的手里(尽管我连一只手也没有)

你绝对安全

因为我是一顶会思想的魔帽!

唱完它还鞠躬敬礼,罗维诺毫不怀疑如果不是没有手它肯定还要来一个脱帽礼。

"这唱的可真………"哈利有些不知道如何形容。

"我觉得我的审美遭到了侮辱。"德拉科狠狠瞪着那顶脏兮兮的帽子,忍住心中想要给他一个清洁一新的冲动。

"现在当我叫到你的名字,你就走到前面来,我会把分院帽戴到你头上,替你分派学院。赫敏·格兰杰。 "

赫敏小心翼翼的坐上前,麦格教授将分院帽放在了她的头上。

"嗯…好学…但是…那就…格兰芬多!"

格兰芬多立马发出一阵鼓掌。

………

"哈利·波特。"

"格兰芬多!"

………

"罗维诺·瓦尔加斯。"

"格兰芬多!"

…………

"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

"斯莱特林!"

………

"德拉科·马尔福。"

"斯莱特林!"

…………

"愿你们在自己的学院能开心的度过这七年。"

分院完毕后餐桌立马被突然出现的食物填满,各种美味食物散发着香味勾引着小巫师们。

然而费里西安诺有些难过,他没和哥哥一个学院,他的呆毛都焉了。

"等明天再去找罗维诺吧,没记错的话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很多课都是重在一起的。"亚瑟敲了一下桌子,一盘香喷喷的意大利面出现在费里西安诺面前。

"ve…谢谢亚瑟。"

等新生们吃的差不多了,邓布利多一挥手,一阵音乐响起,"来吧,让我们唱校歌!"

" Hogwarts, Hogwarts, Hoggy Warty Hogwarts, 霍格华兹,霍格华兹,霍霍格格霍格华兹,

Teach us something please, 求求你教给我们一些知识,

Whether we be old and bald, 不论我们是秃头老人

Or young with scabby knees, 还是膝上带疤的年轻小子,

Our heads could do with filling, 我们的脑袋需要装进

With some interesting stuff, 一些有趣的玩意,

For now they`re bare and full of air, 因为现在里面空空洞洞,充满空气,

Dead flies and bits of fluff, 死苍蝇和琐琐细细,

So teach us things worth knowing, 所以请教给我们一些值得学习的东西,

Bring back what we`ve forgot, 召回我们遗忘已久的记忆,

Just do your best, we`ll do the rest, 你们只要尽力去做,其他的就交给我们自己,

And learn until our brains all rot. 我们会用力学习直到化为粪土。 "

安东尼奥基尔伯特和韦斯莱家的双子居然用葬礼的音调唱着,罗维诺后悔没带耳塞,简直是魔音灌耳。

"对不起他们就是这样…"耳边突然传来道歉声。罗维诺一转头就看见一个和韦斯莱双胞胎有点像的红发男孩不好意思的冲自己道歉。

"啊没事…"

他绝对不会承认因为没和费里西安诺那个笨蛋在一起而生气,绝不!然而一抬头又不自觉的向斯莱特林那里望去,结果看见那个笨蛋笑的一脸灿烂的唱着校歌,然而熟悉他的罗维诺立马就发现他心情不好——旁边的那碗意大利面基本没动过。

啧,这个笨蛋弟弟,又不是七八岁小孩子,不监督他就不肯好好吃饭。笨蛋费里西安诺!笨蛋!笨蛋!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