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木求鸽🍁

病入膏肓,不愿就医。



——你既不愿就医,我便药石不进。




      

【伊双子】孩子气的战争【一】

南北


不良隐性弟控罗维x白切黑兄控费里


※除已经标明的南北外其他人之间都没有爱情!


架空的中世纪设定,国名地名就用意大利威尼斯罗马之类的,伊双子继承人设定,罗维政治派,费里主教派,军力两方大概均分。



虽说是互控但是就是想要孩子气的战争√



罗维派:安东【军事】,荷哥【财政】,比姐【贵族】,阿尔【武器】,弗朗【政事】

费里派:普爷【军事】,路德【政事】,亚瑟【神教】,罗德【贵族】

日常大概就是伊双子怼来怼去,罗维认真的想要欺负弟弟,费里认真的划水【划掉】配合哥哥,剩下的表面上互怼,私下里都在互相联系为了意大利发展的更好【能让双子玩的更开心】而努力。


大概就是才不要你登上王位,哈?有人敢挑拨我们的关系?拉出去!←这样的。


※对了,这篇文和下坠一样更新不定,顺带一提我只要开连载的都更新不定哟!

话说明明还有伊诞没写,怎么又开了……算了灵感来了根本挡不住我的手!




很久很久以前,在那个魔法与斗气并行的时代,有一个名为意大利的王国,他的统治者英明能干,将意大利的国土扩展的十分庞大,而他的名声也越来越响,这个国家也越来越强。

但是,随着统治者年龄一天天增大,王国的下一任统治者却始终没有确认,他一天比一天焦躁,他深知一个国家是不能没有一位英明如他的统治者的。

终于有一天,一对双子在这个国家的期待下诞生了。

然而继承人只能有一位,不幸的是两个孩子都有杰出的天赋。于是国王在将两个孩子养到5岁时做出决定:哥哥罗维诺留在国都罗马接受他与杰出的剑士一族卡里埃多家族的培养。而弟弟费里西安诺则被送往北方赋有意大利第二颗心脏的威尼斯由著名的魔法世家柯克兰家族与贵族埃德尔斯坦家族培养。

两位双子因为大人的原因分开,直到十六岁的生日宴会上再相见。







"ve路德我不想去参加那个晚会啦…"费里西安诺瘫在马车里,不安分的扭来扭去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做座好费里西安诺!扭来扭去像什么样子!"路德维希扶额,"你应该知道这并不是你想不来就可以不来的,他已经老了。"

平时带着软软笑容眯着眼看人的费里西安诺此时却不满的睁开眼睛,棕金色里全是冷意,"继承人不已经决定是哥哥了吗?现在叫我回来是想要给哥哥添乱吗?"

"不过是一个老头子想要表达自己对孩子的爱意而已,装装样子陪陪他不就好了。"坐在一旁小憩的亚瑟开口道,"我们正好可以借此清理一些垃圾。"

"那就替哥哥清理一些垃圾吧ve~"

"正好本大爷也好久没见过安东尼儿和弗朗吉了,等下完了找他们喝酒去kesesesesese~"

"哥哥不准添乱!"

"喝酒带我一个。"

"ve?!亚瑟你要喝酒吗?!"











"这件怎么样?"

"嗯……太暗了。"

"这件?"

"嗯……不适合我的肤色。"

"这件呢?绿色很配罗维你的眼睛哟!"

"…勉强。"

罗维诺接过安东尼奥挑选的深绿色礼服换好,又让女仆为自己搭配好饰品。

"小罗维真上心呢,果然是想小费里了吧~"弗朗西斯走进来,拿出两枚暗金色的袖扣为罗维诺扣在袖扣,"这样的小罗维肯定会吸引小费里所有的注意力的~"

"我根本没有在意这些!"罗维诺低声嘟囔着,"谁会为了那个笨蛋特意整理自己啊!"

"噗…"

安东尼奥和弗朗西斯对视一眼,好心的没有拆穿脸都红了的罗维诺,能让一个不良弟控紧张成这样的果然还是只有他弟弟了。











"遭了!"费里西安诺突然抓住路德的手,"路德你快看看我的穿着怎么样,有没有乱,头发呢有没有!"

"……都要到了才纠结你不觉得晚了点吗,而且你已经纠结了一路了…"亚瑟一脸不忍直视, "你干嘛搞得和去结婚一样…"

"ve…ve…镜子…镜子…在这里!"费里西安诺努力整理着自己的仪容,"好不容易才见哥哥一次,当然不能让哥哥认为我是一个随意的人!好了,感觉差不多了!"

镜子里的人睁着温暖的带着笑意棕金色眼眸,白色的礼服很衬他的肤色,微微向上翘的呆毛,总是勾起带着甜甜笑容的嘴角。一切都是那么完美。

"放心吧费里酱!你还是那么可爱!"

"你这是打算让罗维诺一直认为你是无害的天使?"

"能做哥哥的天使那我会很荣幸的ve~"

"…………"











随着车内话语声的消失,马车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评论(11)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