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木求鸽🍁

病入膏肓,不愿就医。



——你既不愿就医,我便药石不进。




      

病 DAY2

※cp预警:中英
  组合:枢轴花组        傲娇组
  年龄:罗维:21        费里:21
             亚瑟:30         耀君:42
             本田菊:35

    

Non importa cosa accadrà domani. Oggi sono felice e ne sono soddisfatta. 明天会发生什么无所谓。今天我是幸福的因此我很满足。
     
     
    
炎热的夏季终于过去,街道上散步的人多了起来,人群喧哗声隐隐约约传过,窗台上有叽喳声传来显示着有不知名的鸟儿逗留,旁边的山地玫瑰应该依旧大刺刺的晒着太阳。今天的天气格外好,湛蓝的天空肯定更为透澈,连风中带来的也不再是暑气而是从花园中的那棵银桂所讨来清香。
      
费里西安诺坐在床边感受这新的一天,他伸出手触摸从窗户外跳进来的阳光,温暖的气息在他的指尖玩闹。他有些新奇的张开手又握紧,试图抓住阳光,这场幼稚的游戏被他玩的不亦乐乎。
   
“叮铃~”
     
伴随着病房门上挂着的风铃响声而来的是护士温和的声音。
   
“要出去走走吗?今天的天气很棒。”
     
“好呀,好久没有出去活动过来,感觉我都要发霉了。”他伸了一下懒腰,苍白瘦弱的手腕在阳光下像是透明的,血管的痕迹清晰可见。
    
安静的病房内响起了护士给他换下差不多滴完的药瓶时橡胶带的摩擦声、倒出药瓶中药粒的碰撞声、饮水机水流的沙沙声,他侧过头跟着这些声音追逐着护士的身影。
     
“该伸出手了哦。”
     
“该伸出手了吧。”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他轻巧的接过水杯,笑嘻嘻的冲护士眨眨眼,“我们心有灵犀哟,如果不是条件不允许真想邀请美丽的护士小姐一起去喝杯咖啡呢~”
    
青年难得活泼的表情逗笑了护士,她随手弹了一下他的额头,“你总是这么可爱,要是吃药时也这么可爱就好了。”说着她将药片放到费里西安诺手心里,同时轻拍一下示意他吃下不准耍花招。
    
“叮铃。”
    
又有人推门进来。熟悉的脚步声传来了这位客人的身份——他的朋友也是主治医生本田菊。
    
“早安小菊。”
      
他拍拍床边示意本田菊坐过来,严谨的日本人看见友人难得的活泼也不自主的露出了微笑。
     
“早安费里君,今天感觉怎么样?”
     
“一切安好哟!”青年活力十足朝友人做出了ok的手势,“感觉有了太阳一切都不重要了。”费里西安诺顺着阳光倒在床上,就像一颗软绵绵的棉花糖一般瘫软下来,像是要从床上滑下来——实际上他也正在这样做。
     
“费里君,请乖乖的坐好。”
      
本田菊温和的笑着然后提住了滑的差不多的费里西安诺的衣领,“失礼了费里君,难道在下离开的几个小时里医院就破产了吗?”不然为什么您要亲自动手“滑地”呢?
   
本田·大魔王·菊今天依旧在为不听话的病人烦恼着呢。
      
“诶嘿嘿~”机智的费里西安诺·小可怜·瓦尔加斯试图用傻笑蒙混过关,今天的主治医生依旧可怕呢。庆幸的是本田医生今天并没有和平时一样职业病犯了对病人进行一长串的教育。
      
“眼睛如何?”
       
“大概看得到一些东西,很模糊。”
     
“类似房子一类的?”
     
“ve——还有一些比较大的物件,像是电视之类的,不过并不能看清楚字。”
       
“……还需要长期治疗。”
      
本田菊收好笔和病历本,从身后拿出了一个毛绒绒的小东西放进费里西安诺手心,“昨天路过商店看见的,不知道费里君是否喜欢就擅自买下来了十分抱歉。”
     
费里西安诺好奇用手摸摸这只动物——鼻子似乎有点长,“大象?”
      
“那个…”本田菊有些犹豫,“是最近热播的一部动画片。”
    
“噗难不成是小猪佩奇?”
      
费里西安诺用玩偶遮住脸努力不发出声音,然而抖动的肩膀暴露了他。
     
“谢谢……哈哈……谢谢你小菊,我很喜欢!”
       
青年兴奋的抱住友人,手中粉色的玩偶给这个冷冰冰的病房增添了生气,他的喜悦溢于言表,“有阳光的一天果然超棒!”
      
本田菊回抱住友人,瘦弱的身体让他恐惧。他是费里西安诺的主治医生,没人比他更清楚友人身体到了哪一步——骨髓移植初期便出现强烈排异反应,情况并不乐观,而且……
     
      
3月前。
      
意大利威尼斯。
      
一场血战。背叛者几乎被清除干净,少量逃跑出去的杂鱼也没逃过一劫。
       
“他就不怕你趁机吞掉瓦尔加斯么?还真是信任。”
      
罗维诺冷笑着盯着面前悠闲喝茶的人——亚瑟柯克兰,一个疯子,自称绅士,来自英国的情报贩子,世界的黑帮背后都有他的身影,还有一名来自中国的不可小觑的黑心商人老公。鬼知道费里西安诺怎么和他勾搭上的!
      
“如果罗维诺先生能提出让我心动的交易,”柯克兰吹了吹茶水,“我们也能成为朋友。”
      
“好处?”罗维诺挑眉。
      
“你七我三。”
      
“你倒是舍得。”
     
“贪多不厌。”柯克兰假笑,幽深橙绿的眼睛里不知打着什么主意,像是被毒蛇盯上了的不适感让罗维诺不满。
     
他吸了一口烟,在沙发上给自己找了一个更加舒服的位置,缓缓吐出烟气,将烟灰抖进保镖拿着的烟灰缸里,“我想要的自己会去拿。”
     
这幅高傲自信的样子实在是逗笑了柯克兰,他玩味的看着罗维诺,莫名像是想起了曾经的自己。
     
“虽然这笔交易不成功,我们还有很多能交易的。”祖母绿的眼睛里兴致盎然,“比如瓦尔加斯二少爷的死亡?”
       
“砰!”
     
桌子被一下拍响,始作俑者甚至没感觉到疼痛,漂亮的翡翠绿眼睛因愤怒而充满血丝,“你什么意思——你有那部分资料?!”
      
   
   
啊忍不住对着亚瑟怂xxx
想写中英!那种甜腻腻感情!老年人的爱情(ntm)
想开论坛体了…好久没写弟控罗维诺

评论(1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