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木求鸽🍁

病入膏肓,不愿就医。



——你既不愿就医,我便药石不进。




      

如果用伪·古风写伊双…

咳咳我就是尝试一下…试试片段
    
那人还是那样,白衣依旧如画,眼里依旧带着温柔,可是他却知道,一切都变了。他看见了他衣带边被血色染出的花纹,他看见他的长剑不停的滴着血,他看见他的脸上沾上的血珠,他也看见了他用手将粘在脸上的血轻轻刮下,放进嘴里,随后吐了出来,“果然是很难吃的味道。”
   
这一切的一切与他是如此格格不入,明明今早出门前他还拉着自己的衣角乖乖的撒着娇,软软的叫着“哥哥”可如今,满院尸体,恶心的铁锈味让罗维诺几乎站不住。
   
“啊咧哥哥回来了吗?”
   
费里西安诺抬起来对着罗维诺露出了一个笑容——和往常一样的笑容,温暖、柔和,如果是往日,这笑容早就像冬日暖阳一般驱散了罗维诺的一切寒冷与疲惫,但现在,他只感到浑身寒冷,像是被一只毒舌盯上了一般,无法动弹。
   
“哥哥为啥不说话?”
    
费里西安诺歪头,不解,“哥哥是在为他们伤心吗?不值得哟!”
    
他用剑挑起了一个下人的尸体——罗维诺认得他,那是他们总是辱骂和看不起他们的管家,“我挑断了他手部的筋,割破了他的喉咙,谁叫他对哥哥出言不逊呢?”
    
“我们是异域人……”
   
“我们是异域人所以理应受到这样的对待吗哥哥?”
    
费里西安诺耍了一个剑花,背对着罗维诺,随手抽出一张手帕将剑仔仔细细的擦干净,“哥哥,如果只是我一人是没有关系的,可是哥哥,他们要你死。”
     
罗维诺愣了一下,随后瞪大双眼,“仅仅是因为这样你就把自己陷入危险?!费里西安诺你这个混蛋!这种事无论如何都应该是我来保护你!我才是你哥哥啊笨蛋!”
    
“可是哥哥已经为费里做了很多了,”费里西安诺声音有些颤抖,“我不愿,我不愿哥哥为了我向别人下跪!我明明…我明明是可以帮助哥哥的!”话刚说完,费里西安诺便被罗维诺拉入怀中,他的哥哥,在长大后第一次如此温柔的对待他,他擦去他的眼泪,对他说:“哥哥本来就应该保护弟弟。”
   
门突然被推开,罗维诺警惕回头,便看见了一群士兵将他们包围,一名红衣男子牵着马进来,下一秒罗维诺便感到费里西安诺挣脱了他的双手,“费里!”
   
可他还未反应过来,便看见费里西安诺向自己单膝跪下,“我,费里西安诺,在此承诺,将永远为您效忠!”
    
“为王效忠!”
    
士兵震耳欲聋的声音都比不上费里西安诺给他的震撼,罗维诺甚至说不出话来,他看着他的弟弟,恍然间他突然明白,面前的少年早已褪去稚气,他的脸上已经染上刚毅。他的心很大,他想要推翻整个王朝——并且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已经做到了;他的心也很小,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他的哥哥不必向别人下跪,仅此。
     
   
    咳咳,说好的古风呢………(躺)

评论(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