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木求鸽🍁

病入膏肓,不愿就医。



——你既不愿就医,我便药石不进。




      

森林,房子,湖【二】

费里西安诺的手正灵活的在罗维诺的指导下在他的手上缠绕着绷带,“不准打蝴蝶结!”罗维诺一眼就看出这家伙打的什么鬼主意,瞪了一眼他,于是费里西安诺讪笑着拆掉了蝴蝶结,重新打了一个,“蝴蝶结不是很好看吗…”
     
“那是女生才喜欢的,我可不是!”
     
“可是…”
    
“没有可是!”
    
“ve…罗维好凶…”
    
于是人鱼开始委屈的憋着嘴,啪嗒啪嗒掉眼泪。
     
“有个问题我想问很久了,不是说人鱼的眼泪会变成珍珠吗?你这家伙哭了这么多次怎么就没变。”
     
“罗维你不是傻的吧?”费里西安诺用看傻子的表情看着罗维诺,“眼泪怎么可能变成钻石呢,那样的话早就瞎了吧!”
   
“………”
     
于是人鱼再一次被巴掌糊了一脸。
    
明明是说真话为什么会被打,费里西安诺感觉自己委屈到爆。
      
“喂喂,”罗维诺看着委屈的人鱼那颗不知道跑哪里去了的良心终于有点过不去了,他抬手又放下,也许是因为被表哥安东尼奥照顾的太好,又因为是家里最小的一个,从来都是被安慰的人,也没有安慰别人的经验,此时便有些不知所措了。
    
“……对不起!”
   
犹豫了半天直接上手揉着费里西安诺的头,别扭的侧过头声音很大的说着,“我不是故意的,别哭了笨蛋……”结果说道后面声音却越来越小声,但听力很好的人鱼还是敏锐的捕捉到了。低着头用手揉着眼睛哭泣的费里西安诺嘴角勾起一丝笑容,然后又抬头委屈的看着罗维诺,一双如焦糖般甜蜜的眼睛被泪水洗刷,眼角通红,看上去委屈极了。
    
“ve……那以后罗维会嫌弃我给你系蝴蝶结吗?”
     
罗维诺被一哽,被这样的眼睛看着如果拒绝的话罪恶感简直爆棚,但是事关男人的尊严,这件事绝不能后退!
   
“呜哇!”
   
“啊啊啊你别哭啊!好好!你系!你系!”
     
罗维诺vs费里西安诺,第一局,罗维诺完败。
    
    
玩闹完了,矿洞再一次恢复平静,耳边只听得见滴答滴答的水滴声,但很奇怪的事,明明应该昏暗无比的地方,却像是和有灯光一般,如果不是周围的石壁,罗维诺几乎忘记了他在一个矿洞里。
    
「情况有些糟糕,被这家伙带到这个地方,目前看上去似乎并没有出路——除了它呆的那个水池。身上还有伤,并不能碰水,况且也不知道水有多深,也许这个出路也是死路。」罗维诺面无表情的盯着低着头给自己系绷带的家伙,在他抬头对着自己笑时立刻装作恶狠狠的瞪它,“不准系的太夸张!”
   
“明白!”
   
虽然说着会系蝴蝶结但意外的费里西安诺并没有系,“这种白色的带子对于经常待在水里的我并没有什么用,我一般是自己痊愈,最多就是用用水草,这卷都是从你的背包里拿的,不过也不多,所以在罗维诺你伤好以前都要省着用,”费里西安诺歪着头,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吃鱼的话会好的快一点的,我去给你抓吧!”
    
人鱼转身滑进水里,控制好的力度没让水溅出来。罗维诺深色不明的环视四周——果然全是石头。
   
他走到水池边上——水出乎意料的清澈,他看见了几只有色彩鲜艳的小鱼速度很快的游了过去,又有一只宽扁的黑白条纹的鱼慢腾腾的游过去。他伸出手捞了点水带进嘴里尝了尝——咸的。
    
忘不见底的水池(也许还临海?),看起来没有出路的岩洞,受伤的身体,妈的这可真是没有出路!
   
“哗啦!”
    
水声响起,人鱼手上拿着一条已经处理好了的鱼,“这种鱼是我最喜欢吃的!”费里西安诺求奖励的将鱼递到罗维诺面前,“很好吃的哟!”
     
罗维诺刚想接过来人鱼就将手收回去了,“我帮你片成片,这样方便吃些,这种吃法你们人类叫做生鱼片吧?”
    
“没错。”
    
人鱼的指甲很锋利,他像是轻轻一划,鱼肉就已经被剔下来了放在他拿出的一篇宽大的海藻上了。
    
罗维诺拿起一块,常了一口,肉质很嫩,“的确好吃。”
   
“是吧是吧!”
   
“嗯,”罗维诺装作不经意的提起,“这些是你听森林里来的那些人类说的?”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