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木求鸽🍁

病入膏肓,不愿就医。



——你既不愿就医,我便药石不进。




      

森林,房子,湖【一】

本来是打算一发完结的,可这篇文时间跨度会很大,我也想要详细一点写,不和一发完结那样将某些东西一笔带过,所以大概是连载?(时间跨度无论是文里还是现实都很大……emmmm)
   
    
※恐怖故事,黑化,疯狂,人性,血腥暴力都会有,简而言之就是一群人作死的故事
    
※原创角色有,地点架空
      
※全员,分为几条剧情线。
   
主南北伊
  
※友情提醒,不要被我驴了
     
    
“这次旅游你们打算去哪里?”
   
基尔伯特手里拿着一本《世界最恐怖的十个地方》翻着,“世界著名的死亡森林如何!”
  
“不要推荐一些一听就不安全的地方大笨蛋先生!”
   
“但是大学毕业如果不来一场探险的话实在是太无聊了!”
    
“哥哥我赞成。”
  
弗朗西斯转过身附和。
   
“弗朗吉…”不愧是我的恶友!
 
“罗德里赫说的不错,所以哥哥我推荐巴黎~”
   
“既然这样,那俺推荐西班牙!”
   
安东尼奥也凑过来跟着弗朗西斯故意欺负基尔伯特。
   
“那我就勉为其难的邀请你们去意大利好了。”
  
“来中国吧!会有很多好吃的!”
  
“既然如此,在下推荐大家来日本旅行。”
  
“俄罗斯也不错呢~”
   
一群人围上来讨论于是最开始的提议者基尔伯特被挤到了最外层,“喂你们!本大爷都被挤到外面来了!”
    
可怜的基尔伯特,完全没有人理他,哦也许这只是假象,伊丽丽莎白已经遮不住嘴角的笑了。
    
然而基尔伯特会被打击吗?怎么可能,好友们偶尔开的玩笑他当然明白,于是他在一旁兴致勃勃的怂恿大家决斗。
    
在这种氛围下,一群人围在一起讨论出结果了吗?当然没有,谁也不肯让步。于是决定用十分简单的石石头剪刀布(王耀提议)来决定到底去哪里。
   
“即使是先生在下也不会放水的。”
  
“小菊干劲真足啊哈哈!”
  
“哥哥可不会输的。”
  
“kesesesese本大爷也绝对不会输得!”
  
“OK!那么来吧!”
 
“1!2!3!”
  
“kesesese不愧是本大爷!”
  
   
记忆定格在基尔伯特的笑脸上。
    
  
滴滴答答的水声不时传来,罗维诺艰难的睁开双眼,他躺在一个山洞里,四周全是石壁,他旁边两三米的地方还有一汪深泉。
 
“嘶,”他刚打算动一下就发现身体就像散架了一样,疼的他冷汗直流,“居然活了下来。”
    
罗维诺的运气实在是糟糕,他在和好友们刚进森林几个小时后就因为一场大雾被迫分开了,尽管他够小心翼翼但还是失足滑下来斜坡,哪知道斜坡下是湍急的溪流,他一下被冲撞到一块石头上,直接昏倒了,等醒来就发现自己在山洞里了。
   
“所以我这是王耀常说的‘祸害遗千年’吗?”他看着自己身上被包扎的部位(居然还有一个蝴蝶结??)发出了人生的感慨。
    
“噗嗤。”
  
“谁?!”
   
罗维诺警觉的抬头朝着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然后他就疼的不敢再动了。
    
“哪有人说自己是祸害的啊哈哈哈,”随着这个清亮的声音而来的是旁边深泉里响起的水花声,一个人影从水中浮起来,他趴在泉边,用手擦去了脸上多余的水,“你好,我是费里西安诺~”
   
“………你好,我是罗维诺,”罗维诺干巴巴的介绍着自己,“是你救了我吗?谢谢。”
   
一个看上去很擅长潜水的人,虽然并不知道对方来这里的目的,不过暂时可以信任?
    
“不不不,”出乎罗维诺意料的是,对方居然摆手否认了,“我并没有做什么,只是带你进来包扎了一下而已,救你的是你自己。”
    
“我自己?”
   
“如果不是你在被水流冲撞时抓住了一根藤蔓争取了一下缓冲时间,冲到了水流深一点的那边的话,我也没办法救你。”
   
“…我不记得了。”休息了一会儿罗维诺感觉至少他现在身体没有刚醒来时那种散架感了,可以稍微动一下手臂,脖子了,“不过为什么是水流深的地方?”
  
“因为水浅我会搁浅呀!”费里西安诺一脸你是不是傻,这么简单的问题都不知道的表情。
   
“搁,搁浅…???”现在的潜水爱好者都这么神奇吗?罗维诺表示他跟不上话题。
   
“啊对不起我忘了你不知道,”费里西安不好意思的诺挠挠头,随即用手撑起身体,坐在了泉边,“我是人鱼哟!”
   
罗维诺盯着那条绿色的鱼尾,一时间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
  
“……人鱼?”
  
“是的!”
  
“……童话里的那种?”
  
“没错哟!童话里的那种!”费里西安诺还一脸严肃的点头。
  
“………我大概还没有睡醒…”罗维诺一脸恍惚,“这一切都是梦…”
  
“喂喂,请不要逃避现实啊!”
  
“这他妈完全就不符合现实啊混蛋!嘶,妈的好疼…”
   
“我觉得你还是不要乱动比较好,你的身体可要好好养养才会好。”费里西安诺饶有兴趣的看着他带回来的“宠物”脸色苍白的捂着伤口骂人,“就在这里养伤吧!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哟!”他眯着眼露出一个比西西里的阳光还要灿烂的笑容,棕金色的眼眸里充满着对罗维诺的关心。
   
“…谢谢,”罗维诺别扭的侧过头,费里西安诺眼尖的看见他脸红了。
   
“诶嘿嘿~”
   
如果罗维诺脑子里关于人鱼的资料多一点,他一定不会这么轻易就对这条叫做费里西安诺的人鱼付出信任。人鱼,可是最危险的生物。
  
  

评论(20)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