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木求鸽🍁

病入膏肓,不愿就医。



——你既不愿就医,我便药石不进。




      

【伊双子】The Further Bank

「恶魔他附身于我的爱人身上。」
  
他突然想起这句话。
 
“哥哥真是的!这么重要的场合还在发呆吗!”
  
他的弟弟趴在他的肩上,嘴里说着气呼呼的话,可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任何改变,违和感带来的便是心脏部位的疼痛——他送给费里西安诺防身的匕首穿透了他的胸膛,红色的液体说着匕首尖流了出来。
   
“呜哇哥哥流血了!好可怕!”他的弟弟,不,这个陌生的家伙的嘴上这么说着,却更加用力的将匕首刺入,他发出了欢快的笑声,棕金色眼眸里却不停的流出红色的泪水,似哭似笑。
  
   
   
一:The Source(来源)
   
“第七列第四行……367号…”
  
费里西安诺拿着图书馆的书籍记录本认真对比着,将被放乱的书和借出去还回来的书一一放回原位。
    
“啊咧?多出来了一本?”
   
费里西安诺再次确认了一遍发现还回来的书里的确多了一本很厚的没有名字的书。
  
“什么时候出现的?”
    
他皱着眉头仔细思索这本书是谁放回来的,可是却始终想不起来。
  
在他认真思索时,书却悄悄自己打开了。
   
“你好先生。”
   
“ve?!!”
    
书书书…成精了吗这是!还会说话!呜哥哥你在哪里图书馆好可怕呜呜呜…
   
“不要怕先生,我不是坏人。”    书里传来一个孩子稚嫩的声音,“我来这里,只是想学习天使们的情感,据我观察,我发现你们对所有生物都抱有善意。”孩子的声音稍微停顿了一下,“嗯……我不明白。”他很疑惑,“为什么呢?”
   
费里西安诺听到这些话后,绷直的神经稍微放松了一下,不能怪他他活了这么久真的是第一次碰见书能说话,需要缓冲时间……
  
“也、也许我可能帮你,”费里西安诺有些结巴的回答道。
  
“真的吗!太好了!您真好!”
  
孩子发出一阵欢呼声,费里西安诺伸手接过朝着他落下的书籍,心中的不安已经消散,给需要的人带来帮助的本能占据上风,“没问题!这件事就交给我吧!”
  
天使的生活其实很无聊,除了每天必要的祷告外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可做,于是费里西安诺便有大把时间来帮这本书。
   
书经常向他提各种问题,一开始只是非常简单的处理人际关系的问题,可逐渐,他便开始问天使真的是“善”的化身吗?天使是如何来的呢?为什么上帝要创造你们呢?到最后费里西安诺自己也被饶了进入,他开始思考起了天使的来源。
   
而书却悄悄的在费里西安诺注意不到的地方,将某些东西从他的双手里传递进去。
   
在一次祷告完毕后,费里西安诺像往常一样和哥哥罗维诺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他开口说了一句话。
 
“哥哥,我今天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个问题。”
 
他神情恍惚,却始终抱着那本书。罗维诺闻言也只是翻了一个白眼,他瞥了一眼自己弟弟怀里紧紧抱着的书——这本不知道哪里来的书已经霸占着他的时间很久了,他自从拿到了这本书后就一直沉迷其中,罗维诺想要翻看时还被他给阻止了,甚至于女孩子们约他出门他都拒绝了。
   
“你思考了什么?”
   
罗维诺兴致缺缺的拿出刚才安东尼奥递给他的番茄吃了起来,不用想他也知道费里西安诺肯定想的是什么中午吃………
 
“ve…我们是从哪里来的,我们为什么会诞生于这个世界,我们诞生的意义是什么。”
 
罗维诺吃番茄的动作随着费里西安诺的话语像是被暂停了一般,他僵硬的转过身体盯着费里西安诺,然后一巴掌糊费里西安诺脸上,“费里西安诺你别吓我你是不是吃错药了你今天怎么了怎么会突然想到这么乱七八糟的你平常这个时候不是在思考一会儿是吃pasta还是pasta还是pasta吗况且这他妈根本不是一个问题是三个问题吧!”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哥哥我才没有吃错药!)
    
费里西安诺用眼神表达他出奇的愤怒,他对于自家哥哥这种自甘堕落不思进取整天只知道番茄的样子表示痛心疾首!探索自己的来源难道不是一件非常伟大非常崇高的事情吗?!这是多么有意义的事啊!
    
罗维诺轻而易举的就从自家蠢弟弟的眼神里读出了以上的这些信息,他沉默了一下,「冷静罗维诺,这是外面,打弟弟会被围观,会很丢人。」于是他决定丢下费里转身就走。
    
“诶诶诶?哥哥你怎么抛下我自己走啦!”
    
费里西安诺抱着书站在原地一脸懵逼,他感觉到了一阵委屈,巨委屈,他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啊,为什么哥哥要丢下他走了,好气噢根本不想保持微笑。
     
于是他快步追上去,一把抱住罗维诺的一只胳膊撒娇的抱怨着罗维诺对他的冷漠,甚至用了一长串的排比句比喻句来表达他的伤心痛苦,而那本不知道哪里来的书也是被他随意丢在路边。
 
注意到这一点的罗维诺刚想问却被费里西安诺这么一打岔,也忘了问,等后来想起时又找不到费里西安诺,也就渐渐忘了这件事。
    
二:The Beginning
   
罗维诺和众多的天使们在大殿聚集——他们的创造者耶和华大人有事要宣布。
 
“早上好我的孩子们。”
  
耶和华已经开始讲话了,可是费里西安诺还没有来。罗维诺有些焦急,他无心听讲,心里很慌乱,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了一样,他的眼神一直向着大殿门口飘去。
  
“罗维诺,”身旁的安东尼奥发现了罗维诺的走神,他小声的问到:“怎么了?”
  
“费里他还没来。”
  
“可能是费里有什么事耽搁了,”安东尼奥安慰罗维诺,“再等一会儿吧。”
  
罗维诺抿着嘴,没说话,那种心悸感突然又消失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过了一会儿,罗维诺突然感觉衣服被拉了一下,侧过头果然看见了费里西安诺讨好的笑容,“哥哥…”
   
“你跑哪里去了!你知不知道……”罗维诺一停顿,“知不知道这场会议很重要!”
   
“ve……我错了嘛哥哥。”费里西安诺眼角带着泪水小心翼翼的安抚着炸毛的哥哥。
   
虽然对弟弟的眼泪毫无办法,但是这么好一个教训弟弟的机会罗维诺是不会放弃的,于是他单手就是一巴掌糊费里西安诺脸上。
  
“ve……”
  
理亏在自己,费里西安诺没敢反抗,他瘪瘪嘴,就专心的听耶和华的讲话。
  
“我的孩子们,我相信,胜利者终将是你们!”
   
来了后只听到最后一句话的费里西安诺以及一直在担心也只听到最后一句话的罗维诺对视一眼,“………别看我我没听!”
  
“没事哥哥我知道你不是故意不听的,”费里西安诺微笑,“是身体自己动的。”
 
“…………”
   
“也许并不是什么大事,”费里西安诺耸肩,“可能只是最近的什么比赛啦!”他拉着罗维诺顺着人群朝外面走,“比起这个哥哥我更想给你看一个很特别很特别的东西!”费里西安诺用空着的手比划着,嘴里夸张的形容着,“一个我做了好久好久的东西!特别特别的有趣哟!哥哥走嘛走嘛!”
  
罗维诺被费里西安诺强行推着向前走,而本来对会议还有很多疑问,却在看见费里西安诺的眼睛后瞬间消失,顺从的跟着费里西安诺离开。
  
而费里西安诺装作和罗维诺开心的谈话,故意用旁边的人遮住他们的身影,挡住了想要追上来的路德维希和安东尼奥。
   
   
三:The Land Of The Exile(流放之地)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很小很小的世界,它是上帝创造其他世界时不小心多造出来的。它实在是太小太小了,就连最小的巨龙都比它大。
  
上帝看它实在是太小了,便将它抛于脑后。
  
他没有富饶的土地,光明从不屑于在此停留,它要去照耀更加宽广富饶的土地,于是小世界的天空永远黑暗无光;流水经过它时不顾它苦苦恳求,故意将它本来就少的泥土带走,只剩下可怕的岩石。没有生物愿意在它这里生活,他们嘲笑它的贫瘠,嘲笑它不配身为一个世界。
  
于是它哭泣着向它的父亲上帝诉苦,“我尊敬的父亲啊,您总是对万物如此仁慈,您赋予他们生命,赋予他们面对危险的能力,于是弱小的人类也能在危机四伏的世界里生存。可为何您独独忘了我,难道对您来说我并不重要吗?”
  
上帝听见了它的哭泣,但他无动于衷,“我的孩子,我已经赋予了你生命,你还要贪心的索要别的吗?”
    
“可是我的父亲,我没有富饶的土地,没有美丽的天空,没有能孕育生命的流水,没有生命愿意在我这里诞生!”
  
“我的孩子,不要贪心,动用你的思想,你会找到办法的。”
   
于是它听话的不再向上帝索求,它决定自己想办法。
  
它偷偷的跟在其他世界身后啃噬它们溢出的力量,偷取被它们抛弃的东西。渐渐的,它也有孕育其他生命的能力了。它感受着那些小生命的长大死亡,这种新奇感让它更加小心翼翼的窃取能量来喂补它们。
  
「神的右手是慈爱的,但他的左手却可怕。」*①
   
上帝用他的右手播下了生命,左手却种下了“恶”。但他认为“恶”不应该在他的世界里出现,于是他将小世界召来,将“恶”全部给了它。
    
被恶意充满的世界呀,它的“善”还为出生便已夭折。
   
于是日复一日,它的“恶”越来越强大,吸引来的生物也越来越邪恶,终于,它被上帝驱逐,成为了众人所知的流放之地。

「我做错了什么吗?」
  
它在心里追问自己。 
   
「我不满足于这样的结局。」
  
它做下了决定,它要反抗。
   
上帝的第一思是天使。*②
  
它的目标明确。
   
  
四:The Recall(召唤)
  
并不是所有的天使都是喜好和平的。
  
基尔伯特早就对这个宛如一潭死水一般的天堂起了厌恶之意,他躺在草坪上,翘着腿,嘴里叼着一根草,“要是能让本大爷痛痛快快打一架就好了!”
   
“俺还是喜欢和平。”
   
安东尼奥摆弄着他刚做好的剑——用的是从巨龙那里搜刮的材料,耐久度高,还十分锋利。
   
“你这话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刚和亚瑟吵了一架浑身不爽的弗朗西斯将安东尼奥的剑拿起来,兴致勃勃的比划,“你们说哥哥我用这把剑和那个小少爷打架会不会稳赢!”
   
“得了吧弗朗吉,”基尔伯特这次连一丝眼神都不想留给弗朗西斯,“别忘了上次还是本大爷去救场你才免了被柯克兰养的那个小家伙暴打的局面!”

安东尼奥赞成的点头,露出了一个阳光的笑容,“俺也觉得弗朗吉你太弱了。”
   
“喂!你们还是不是哥哥我的恶友!”
   
“不是。”x2
   
“………”
   
今天的哥哥我也是非常心累呢。
   
“喂,说真的,好无聊。”
   
基尔伯特觉得他都要闲的发毛了。
   
“你可以去找亚瑟打架,俺不拦你。”
   
温暖的笑容背后是看好戏的心思。
   
黑色的丝线趁着他们不注意时偷偷的缠上了他们。
   
远在天堂另外一侧陪着阿尔弗雷德的亚瑟突然打了一个喷嚏,他搓搓自己的手,不冷啊,难道是有人想我?脑海里突然浮现了弗朗西斯那张打满马赛克的脸,一阵恶寒。
  
“亚瑟你冷了吗?”
    
阿尔弗雷德漂亮的湛蓝色眼睛里全是担心,于是他将自己紧紧和亚瑟贴着,双手抱着亚瑟腰间,“这样就不会冷啦!”
   
小孩子偏高的体温从腰侧传来,亚瑟心底也被温暖了。他抬手揉揉阿尔弗雷德头,“阿尔真是一个好孩子。”
   
「弱点真是明显呢~」
  
谁?!
  
亚瑟立马将阿尔弗雷德抱在怀里,放出一个保护罩将他们包围起来。
  
「嘻嘻,别担心先生~」那个声音继续说,像小孩子顽皮一样,「我们来玩耍吧先生!我一个人好无聊的!」
   
“我要是拒绝会怎么样。”
  
「诶…?那您怀里的小朋友可就无法保护了哟~」
  
“……”
   
「您不用害怕啦!我只是邀请您去我的世界玩一玩,并且让您看一些有趣的东西哟——关于这孩子的未来。」
   
说是邀请其实他并没有给亚瑟一点拒绝的时间,下一秒亚瑟便出现在了一个只有无边无际黑暗,充满恶意的世界。
   
“你好呀柯克兰先生~”
  
这个世界在向他搭话,同时给了他一段记忆。
    
亚瑟吸收完这段记忆后震惊的抬头,“这是…真的…?”阿尔弗雷德会变成恶魔,并且由他亲手杀死;罗维诺、安东尼奥、基尔伯特失去一切记忆成为恶魔,费里西安诺被迫成为堕天使,又因为第四战役里杀了安东尼奥被罗维诺锁在地狱深处,永远受业火烧灼之苦;路德维希杀了基尔伯特,最后因为内心折磨堕落,成为了杀戮成瘾的堕天使。
    
并不能怪亚瑟不信,而是因为自从天使诞生到现在,他们根本就没有经历过战争,所谓的恶魔到现在也没有出现。
    
“当然是真的,”世界它依旧用带着笑意的稚嫩童心和亚瑟对话,“这是未来噢!而且你看看这里,那些恶意马上就要成型了,恶魔即将诞生!”
    
“……你为什么要帮我们。”
  
亚瑟并不相信这个世界是无偿提供帮助,“你要什么。”
    
“为什么帮你们?唔………这不是很明显吗,”世界说道,“我是上帝创造的,可他否认我,所以我想要让明白,我很强大!至于我要什么…嗯……我要你和费里西安诺在计划成功后留在这个世界!”
   
它很兴奋,“我原来也是有孩子的,他们是很可爱的小生物,可是父亲杀死了他们。现在我想要你们留在这里,陪着我!给我带来生命的活力!”
   
“我只能保证我同意,费里西安诺那里我不会插手。”
   
亚瑟祖母绿的眼睛里透着冷意,他并不想让更多的人被这个掌控。
  
“这个就不用你麻烦啦~虽然有点麻烦,不过还是很简单的!”它嘻嘻哈哈的说着,“毕竟我掌握恶,是从你们内心而来的恶哟~只要有一点点想法我都会被召唤出来的…”它低声呢喃,就像是在说情话,“被善意包裹的世界呢……”
  
   
五:The Further Bank(对岸)
   
“等我回来。”
    
罗维诺亲吻了他的弟弟,然后展开翅膀朝着战场飞去。弟弟小声啜泣的声音就像是在身后一样,可他不能回头,不能像往常一样将弟弟抱在怀里安慰——他是他的哥哥,更是天堂的战士。
    
“罗维诺大人您来了!”
   
看着罗维诺的身影,天使们仿佛像有了主心骨一样。
   
“怎么样?”
   
“这次比前两次的要厉害,”身旁的天使尽职的汇报,“根据大家战斗情况来看,不乐观。”
   
“嘁。”罗维诺抽出剑,“即使不乐观也无所谓,我们肯定会守住这里,绝不让这些杂碎闯进天堂。”
   
“是!”
  
天使们拿出武器,跟随着罗维诺杀了上去。
   
剑光凌烈,各色魔法飞扬,罗维诺一脚踢飞一只企图从背后偷袭他的恶魔,又抬手一剑挥舞过去,包围他的恶魔全部被杀死。
   
恶魔们也不是蠢货眼看罗维诺拿不下,纷纷远离去攻击其他人,罗维诺身边很快就被空出一个真空带。
   
见状,罗维诺将剑收起来,反手拿出一把弓,一拉一放,只见三根金色朝着恶魔最多的地方飞去,然后“嘭”的爆炸了。
    
还真以为老子是战士?傻了吧,老子是弓兵!
  
罗维诺苦中作乐的想着,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天使们越来越少,恶魔数量却丝毫不减少,恶魔渐渐占了上风。
   
“滚蛋!”
   
罗维诺知道,这一次他可能回不去了,但还是决定拼一把,无论如何死,否则家里的那个小混蛋得哭成什么……
  
等等?!费里西安诺?!!
   
罗维诺看见了站在恶魔身后的家伙,一瞬间睁大了双眼,一个走神,他的心脏便被刺穿了。
    
那个人,从背后抱住了他,熟悉的气息让他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他不明白。
   
「恶魔他附身于我的爱人身上。」
  
他突然想起这句话。
 
“哥哥真是的!这么重要的场合还在发呆吗!”
  
他的弟弟趴在他的肩上,嘴里说着气呼呼的话,可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任何改变,违和感带来的便是心脏部位的疼痛——他送给费里西安诺防身的匕首穿透了他的胸膛,红色的液体说着匕首尖流了出来。
   
“呜哇哥哥流血了!好可怕!”他的弟弟,不,这个陌生的家伙的嘴上这么说着,却更加用力的将匕首刺入,他发出了欢快的笑声,棕金色眼眸里却不停的流出红色的泪水,似哭似笑。
  
“费里………”
   
的却是费里西安诺,即使面貌不同,罗维诺也认得出来。原本还有疑惑,可是看着弟弟绝望的眼神后,去他妈的天堂,罗维诺想,早知道弟弟成为了恶魔老子还守个屁,天大地大弟弟最大。
  
不过还真是挺疼的,亏这小混蛋下得了手。哭什么啊,你哥我疼成这样都没哭,有什么好哭的,别哭了,丑死了……
    
罗维诺抬起手,想要安慰一下他这个笨蛋弟弟,“装什么装啊,你这混蛋!咳…”
   
一开口就是咳出鲜血,“你这家伙…到底想要干嘛…”
   
“对不起哥哥……”
   
费里西安诺抱着罗维诺生命气息渐渐消去的身体哭泣,伪装出来的疯狂在罗维诺彻底死亡的那一刻全部崩溃,“哥哥!哥哥——”
   
“你哭什么呀?他马上就可以复活啦,又不是真的死亡。”
   
费里西安诺没有理它,他握住手心的戒指,那是罗维诺离开前给他的,他背叛了他的哥哥,他已经没有资格拥有它了。
   
“快走吧费里,天使们要来了。他会作为一名英雄,永远被记住。亚瑟那里也做完了,是时候了。”
   
“嗯…是时候了……”
  
天使纯洁的灵魂,终于被染上黑色,恶魔在背后露出满意的笑容。
   
  
  
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出这是《Angle前传》x
  
①出自泰戈尔《飞鸟集》
  
②出自纪伯伦《沙与沫》
   

评论(9)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