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木求鸽🍁

病入膏肓,不愿就医。



——你既不愿就医,我便药石不进。




      

【伊双快穿】The Last Bargain【二】

第一个世界《哈利波特》第二章:入学

禁不起考据x

魔杖选择来源于百度

一晃3年过去了,费里西安诺和汤姆已经成为了十分要好的朋友,并且两人互相影响,汤姆变得没有以前的阴沉,渐渐像一个小孩子——虽然还是比普通的孩子成熟,费里西安诺也变得成熟——虽然他依旧容易哭,但也不会盲目的对着所有人都抱有善意。

在这三年里,最开始费里西安诺依旧还是会对所有抱有善意,认为他们能和平共处,但这个想法却随着他在孤儿院呆的时间越来越长而慢慢放弃了——这里所有的人对拥有魔法的他们两个抱有极大的恶意,甚至想害死他们。费里西安诺也开始渐渐理解为什么汤姆最后的性格会那么偏端,如果他在这个环境下长大也会成为心理变态的吧。

孤儿院真的是一个让孩子快速成长的地方。

终于在他们各自的十一岁生日的晚上,他们分别收到了来自霍格沃茨的入学通知书。虽然费里西安诺知道他们会收到的,但是他还是在担心自己会不会因为太笨不被录取之类的,收到的时候他简直舒了一口气——他们终于能离开这里了。

不过因为离开学还有几个月(也因为他们根本不值到如何到达那个魔法学院,又如何购买那些物品),他们在兴奋了几天后就这件事丢在脑后了,他们有更重要的目标——赚钱(当然,他们已经为此奋斗了两年了)。

没看见霍格沃茨的通知书上写着那么一长串要买的东西吗?什么工作袍,手套,斗篷,坩埚,望远镜,还有什么魔杖之类的,都需要钱,而恰恰他们最没有的也是钱。

于是时间就在他们去帮忙卖报纸里度过了,直到见到了自称霍格沃茨教授的阿不思·邓布利多他们才反应过来,已经要到霍格沃茨开学时间了。 

“我是来接你们的老师,阿不思·邓不利多。”

此刻的邓不利多刚和好友分裂,经历了一系列的事,还不是后来慈祥的校长。况且他刚才才听孤儿院院长对于两个孩子的描述,对这两个“不听管教,欺负别的孩子”的孩子并无好感,不过还没有达到认为他们会成为下一任黑魔王的地步。

费里西安诺和汤姆明显感到了对方的不喜,汤姆在心里暗自皱眉——他觉得邓不利多时一个容易被他人的话语误导,不会自己看清真相的人。而费里西安诺在看过邓不利多是如何对待他的好朋友汤姆后,在心里对这位老师的好感就跌了很多——即使这位老师是很令人尊敬的人,可其实说到底,一二代魔王不都是间接或者直接被他造成的吗? 

不过即使邓不利多不喜欢这两个孩子,他也会尽到老师的责任。

他带着两个孩子走到了威斯敏斯特区查林十字路上的一间又小又破的旅店加酒吧——破釜酒吧,它坐落于一家大书店和一家唱片店中间。

他们走到酒吧后面小天井那面砖墙边。 “这是对角巷的入口,你们以后要进对角巷,就要按照我这样敲。”

费里西安诺和汤姆看着他敲砖的顺序——从垃圾桶上面数三块,再横着数两块。

然后一道通向对角巷的门打开了。

他们两人惊讶的瞪大了双眼,发出惊叹。

“欢迎来到巫师的世界,孩子们。” 

两人自从进入了对角巷惊叹就没有停下过,汤姆还好一点,费里西安诺眼睛已经看花了。

穿着打扮各种各样的人,奇奇怪怪的生物,哦天哪居然会有人将熊当做代步工具?!他们还看见卖彩色蟾蜍的人,蟾蜍们被装在一起,虽然是彩色的可因为它们丑陋的外貌看起来实在是有点恶心。还有推着小车卖糖果的人——那些糖果被漂亮的丝带包装起来,而糖果本身也泛着诱人的颜色。他们还看见了报纸上可以动的人——照片也会动?!好神奇!

“这可真是神奇!”

邓布利多听见左手边牵着的费里西安诺的惊叹,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便看见了报纸上会动的人,“以后你们入学了还会看见会说话的画像,他们还会和你们开玩笑。”

“真的吗?”
 
费里西安诺眼里充满了对入学的渴望,“我想我快要等不及入学了先生!”

“叫我邓布利多老师就好,”邓布利多一直绷直的脸上像是受到了费里西安诺兴奋的感染一般,他露出了一丝微笑,“魔法世界还有许多神奇的地方,以后你们可以慢慢探索。现在我们先去买你们一生最重要的伙伴——魔杖。”

汤姆暗自记下邓布利多不经意间透露出的关于魔法世界的事——这是他和费里西安诺的分工,明显看上去可爱无害的费里西安诺负责明面上的套话、以及一些交涉,而他则负责在暗地里使绊子和分析费里西安诺套出来情报——全靠这样他们才能在充满恶意的孤儿院安全长大。

邓布利多将他们带到了奥利凡德的魔杖店,让他们先买魔杖,他去给他们买其他的物品。

“奥利凡德魔杖店是英国最出名的魔杖店,基本上霍格沃茨新生都是在这里买的魔杖。挑选魔杖时也许有些小麻烦,不过不要担心,你们会得到自己心仪的魔杖的。”

“是魔杖挑选人,而不是人挑选魔杖。”

邓布利多耸肩,给两人递了一个安心的眼神,便先离开了。

汤姆和费里西安诺好奇的进入店内——乱糟糟的,到处是灰尘。

“让我看看,你们被哪两位魔杖挑选中了。”奥利凡德有些疯癫的自言自语着,他抽出一把魔杖,递给费里西安诺,“试试这个。”

费里西安诺才拿到手上还没挥动就被奥利凡德又抢了回去,“不不不,不是这个,不合适,它在哪里呢……试试这把。”

这次费里西安诺挥动了,奥利凡德没有来抢,于是他被浇了一身水。

“噗嗤。”

汤姆看见费里西安诺狼狈的样子一不小心笑出了声,又立马恢复了面瘫的样子。

而费里西安诺又被换上了另外一把魔杖,这次是喷出了一把火,烧了奥利凡德的衣角。

“也不是这个……”

终于在费里西安诺手都举累了后奥利凡德拿出了一把在费里西安诺看起来和其他魔杖很不一样的魔杖——他似乎感到了有谁在呼唤他。

“十又三分之一英寸,英国橡木,独角兽毛。”

费里西安诺一挥,没有再出现什么乱七八糟的事。

“橡木与独角兽毛的组合,他会是你最忠诚的朋友,是很好的伙伴。”

奥利凡德笑眯眯的看向汤姆,“这位先生,该你了。”

汤姆的被魔杖选之路比费里西安诺可怕多了,费里西安诺抱紧自己的魔杖默默远离了战场,还顺带感叹了一下奥利凡德店虽然看起来像是很容易倒闭,但是没想到居然如此的牢固。

也许是奥利凡德终于看完戏了,他抽出一支魔杖,“十三又二分之一英寸,紫杉木,凤凰羽毛。”

当汤姆挥动它时,完美的契合感让他立马明白这就是他今后的伙伴。

“紫衫木和凤凰羽毛,不平凡的组合,他们的主人也会是不平凡的人。”

“奥利凡德爷爷,”费里西安诺好奇的问到,“为什么魔杖的搭配都不一样呢?”

汤姆听见费里西安诺的疑问,立马从不平凡里醒来,也看向奥利凡德。

“不同的魔杖材质会选择不同的人,像是你的英国橡木,适合各种良好或恶劣情境的魔杖,这是一个巫师可以拥有的最忠诚的朋友。橡木魔杖需要有力量、勇气并有责任心。”奥利凡德又说到,“而独角兽毛通常适用于纯洁,善良的人。紫杉木魔杖会赋予持有者掌控生死的力量,或许所有魔杖都有这种能力,但他们还享有非常黑暗并且令人惧怕的决斗和施咒能力。不过这并不代表紫衫木魔杖便是邪恶的,他的主人既有英雄也有恶棍。而凤凰羽毛内芯是最桀骜不驯的,一般人很难获得它的忠诚。”

“ve……这么一说汤姆好厉害!”费里西安诺故作深沉的拍拍汤姆的肩,“以后靠你罩着我了!”

而邓布利多刚回来便听见这句话,心里暗自记下了汤姆——紫衫木的主人,希望不会是下一个盖勒特。

等到两人终于回到了孤儿院时,几乎累趴下了,也没有力气多说什么了,草草的洗漱完便睡着了。

又过了几天,到了九月一日,霍格沃茨开学的时间。他们准备好了一切,在分院帽的“汤姆·马沃罗·里德尔,斯莱特林……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赫奇帕奇!”中他们的魔法世界生活正式拉开了帷幕。


评论(10)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