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木求鸽🍁

病入膏肓,不愿就医。



——你既不愿就医,我便药石不进。




      

【北伊中心】I can not choose the best 【一】

南伊中心《王国》番外(天知道正文啥时候出来)

关于费里西安诺过于的事





「Do not seat your love upon a precipice because it is high.」

 

“叮铃~”

伴随着门上风铃响起的清脆声的是少女软糯害羞的声音。

“西里斯爷爷您在吗?”

坐在躺椅上戴着棕色眼镜的老人听见耳边的声音,不得不将精力从书中移开,抬头看着来人。不过他眼神不太好,看不清楚,又取下眼镜,拿出眼镜布仔细擦拭过后,再次眯着眼睛看向客人,这次他终于看清了——是一位熟客。

“好久不见,索菲利亚,这次想要借什么书?冒险类的怎么样,最近镇上的年轻人都爱看。”

索菲利亚连忙摇头,“不不不爷爷,这次我来是想问您有没有关于吟游诗人费里西安诺的书籍,”她脸红的捏住衣角,害羞的样子让老人一下明白眼前这位少女很明显是爱慕慕上了那位吟游诗人。

“关于费里西安诺的书籍我这里可是有不少,他的诗,他的见闻录,甚至关于他的小料消息也有不少,你要哪本呢?”他朝着少女眨眨眼,明明是一位老人可是做出这个动作却意外的吸引人,本就害羞的索菲利亚连耳朵都红了。

“可、可以都借吗?”

“当然可以,”老人将书递给少女,慈祥的摸摸她的头。

索菲利亚道过谢开心的抱着书离开,书店里再次陷入了安静。老人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将刚才那本书打开,继续看了起来。

小镇的吵闹被门隔开,这里就像是一个小世界,属于他的小世界,静谧的书店里飘散的是几十年来一直陪伴他的书香味。

外面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给昏暗的书店里带来一丝光亮。

若是平时老人早已坐在窗边的躺椅上,翻看着他手上的书,不时擦擦眼镜,看向窗外放松眼睛——身为老人长时间看书他的眼睛可吃不消。

可是今日他只是躺在躺椅上,闭上眼就和睡着了一样。

“叮铃~”

“爷爷您又不开灯,真是的这样对您的眼睛不好啦!”

短发少女手里提着给老人做的午饭,她抬手按下墙壁上的按钮,得到魔力供应的照明水晶一个接一个的亮起来,屋里一下变得亮堂堂了。

少女放下手里的用魔力保持着温度的饭菜,将椅子上的老人扶起来,“爷爷,我今天做了很特别的东西哟!”

少女神色骄傲,她熟练的将小桌子从书店柜台下拉出来,将白汁意大利面放在桌上。

老人看见白汁意大利面一愣。

“您快尝尝!”

少女期盼的看着老人。

老人尝了尝,熟悉的味道,只是做的人不一样。

“莉莉很厉害,比爷爷做的好吃多了!”

“是吗是吗!”

少女几乎开心的蹦起来,“我做了很久呢!都是按照爸爸的嘱咐做的,无论是用料还是火候的把握,我都很认真很认真的!”

“嗯爷爷吃出来了,”老人摸了摸少女的头,满是欣慰。

“我、我以后还能做很多爷爷想吃的给爷爷吃的!”

散发着橘色暖光的魔法水晶与来自孙女的话语将老人心里的孤独驱散,他现在很幸福。

「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早已成过往。」



瓦尔加斯,曾经的老牌贵族,擅长经商,几乎垄断了帝国一半的财富。但除了老牌贵族圈的几个家族,没人知晓这个名字,原因无他,是他们太过于低调。瓦尔加斯从不参与任何王权斗争,他们热爱美女,热爱美酒,热爱美食。曾经有位王想要将这个家族拉进自己的势力,却被当时的家主直接拒绝。很多人本以为这个家族会一直低调下去,可没想到这一代出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瓦尔加斯——罗慕路斯·瓦尔加斯。

他出现的时机很好,正值国家动乱时期,被压迫的奴隶与平民反抗王权,贵族们都在暗地里集结势力想要争夺王位。大概是瓦尔加斯这一千多年的低调,几乎没有贵族认为他们会插手王位的争夺。罗慕路斯就正好利用他们的这个想法,与瓦尔加斯一直在暗地里交好的大陆第一魔法世家——柯克兰联手,没有耗费太多精力,便拿下了王位,成为了新的王。

而那些与王位错过的贵族并不甘心,他们在暗地里偷偷谋划,企图推翻他的政权,在前期他们的确失败了——罗慕路斯实在是太过于恐怖。他是一个强硬的人,上台第一件事便是削弱贵族权利,颁布新律令——即使是奴隶,只要努力就能摆脱奴隶的身份,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块土地生活。新的律令给他带来了民心,而被打压的贵族在反抗无效后也选择了归顺。

但总有人不会甘心。

在罗慕路斯六十岁这一天,暗地里谋划了四十多年的贵族与另外一个国家也想要夺位的贵族联手,宴会上的食物酒水全都被下了毒。王宫被破,骑士们尽职在援兵到来之前保护国王与两位小王子。可是叛徒攻势太猛,于是罗慕路斯在下令,将两位王子带走,他带领一部分兵力来断后。国王已经明白,中了毒的自己大概活不到好友带援兵赶来,他现在能做的便是为自己的两个孙子拼出一条活路,他绝不能让他们死在这里,“不要怕,罗维,费里,”他摸摸两个孙的头,“爷爷可是很强的,乖乖的跟着骑士长好吗?”

“嗯!”

两张几乎一样的小脸重重点头,不同的是一个是凝重而一个是迷茫,他们随即被套上黑色披风骑马离开。

他们只要逃近王宫后的森林便可以活下去——那里的魔物与瓦尔加斯有契约,会保护他们。

但这件秘事似乎早已被敌人知晓,他们派人守着森林外围,到达那里的骑士们被一个个陷进杀死。敌人一步步逼近却又不下杀手,就像在肆意玩弄他们。而他们便如同牢笼里的困兽,等待着猎人玩够后的捕杀。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两人都会死。」

在敌人随着越来越多骑士死去渐渐放松的情况下,大一点的孩子看准了时机,他握住弟弟的手,他们的脸上是为了保护他们而死的骑士鲜血,“费里,还记得我们小时候玩的捉迷藏吗?”

“哥哥……”

弟弟似乎明白了什么,他抓紧哥哥的手,这些天的逃亡并没有带来恐惧却在这时候将他笼罩。

“我不要…!”

“别哭,听我说。”

哥哥擦去弟弟的眼泪,明明是一个脾气不好的人,总是生弟弟的气,暗地里嫉妒着总是能轻而易举得到爷爷宠爱的弟弟,可是此时却想着如何让弟弟活下去。

“就像小时候的捉迷藏,费里,你总是能找到一个好地方躲起来,只要你不主动出现没人能发现你,现在我们来玩这个游戏吧。”

“不…哥哥不——”

弟弟浑身颤抖不停,他已经明白哥哥想要做的事,他怎么能…怎么能让哥哥为他——

“听话,”罗维诺将费里西安诺的手一点点掰开,“相信我,我可是你哥哥!无论如何都不会抛下你一人!”

“哥哥………”

费里西安诺还没来的及说什么罗维诺便已经跑出去当诱饵了,敌人们被他吸引,守着这边森林外围的家伙全部都去追他了,而费里西安诺也趁乱逃了进去。

「别骗我,哥哥不要骗我!你说过的,你说过的绝对不会抛下我一人!」

不知道在森林里跑了多久,费里西安诺终于见到了来救他的魔兽,他像是抓到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嘶哑着嗓音哀求着魔兽去救他的哥哥。这个时候援兵终于来临,伊丽丽丽莎白指挥着军队将敌人杀死,可最终他们并没有找到罗维诺,在连续搜索了周围三个月后,他们终于放弃了搜索。

“公爵大人!”

伊丽莎白挥挥手,让周围的女仆都退下,她推开门,果然费里西安诺正坐在床上写着什么。

她上前去抽出费里西安诺手里的本子,“思虑过重是不适合养伤的。”

“………”

费里西安诺没说话,低着头,很明显的拒绝交流姿态。

伊丽莎白瞥了一眼本子,上面全是各个贵族的名字,有一些被用笔划去,力道大的划裂了纸张。

“想要报仇的话仅仅是这样可是不够的。”

伊丽莎白坐在费里西安诺的床边,叹息一声,眼里全是心疼,“费里,他掌握了一个国家。”

“我想要变强。”

费里西安诺终于出声,“无论什么样的训练我都不怕,我想要变强。”然后,让他生不如死。



年幼的王子在这一刻立下誓言,他一定要报仇,无论付出什么。



伊丽莎白与基尔伯特成为费里西安诺的剑术老师,他们没有半点手软——敌人不会因为你弱小而放过你。费里西安诺在最开始会因为训练而疼的彻夜难眠,可是他咬牙坚持了下来;罗德里赫教导他如果做一名国王——语言的艺术很多时候可以不费一丝气力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十二年过得很快,费里西安诺也有要满二十二岁了,这十二年里,他将王位做的越来越稳,而现在,他的羽翼早已丰满,也到了报仇的时刻了。

费里西安诺坐在床边,他手里把玩着一把镶嵌着碧绿色宝石的匕首,嘴角的笑容一点点扩大——他笑哭了。



但是命运从来都是偏爱他的,在他二十二岁的宴会上,他见到了他的哥哥罗维诺·瓦尔加斯——以国王与别国使臣的关系。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