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木求鸽🍁

病入膏肓,不愿就医。



——你既不愿就医,我便药石不进。




      

Angle【番外一】

本来是打算正文里用的,结果发现一句话就可以带过了,就当做番外吧



“你哭什么。”罗维诺把埋在自己怀里哭泣的弟弟的脸用手抬起,将他眼边不停滑落的泪珠含进嘴里,亲吻他哭肿的眼睛,最后在他的唇上落下一吻,“我会回来的,我保证。”

“不要留下我一个。”费里西安诺尽自己最大努力将哭咽声吞进嘴里,咽下喉咙。他努力睁大眼睛,想要将罗维诺的样子记住,眼睛却总是被一层水雾阻挡,让他看不清罗维诺的样子。

"哥哥…哥哥……"  

费里西安诺知道要是自己此时哭出声,罗维诺兴许就不会离开了,他们可以待在安全的天堂生活。每一个夜晚他们都可以躺在星空下的草地上数星星,看星象;白天时可以泡在图书馆里一起看书,要是哥哥累了,还可以趴在他的腿上休息,这是多么幸福的生活。但他不可以这么做,他怎么可以因为自己的私心将雄鹰折去翅膀,关在他为他铸造的牢笼里,看似幸福却悲惨的度过一生。

大钟的声音响起,远处吹来的风里带着战火的味道,恶魔快要攻打过来了。

于是他沙哑着嗓音开口说道:"时间快到了,哥哥,在离开前给我一个吻吧。" 

罗维诺没说话,他只是将弟弟抱在怀里,狠狠地亲吻着他的嘴唇——他即将离开,也许不会再回来。

他们肆无忌惮的接着吻,爬满藤蔓的古老护栏遮住了他们的身影,也遮住了他们满是泪痕的脸庞。

远处响起的大钟声催促着罗维诺,他放开费里西安诺,将一朵半开还带着露珠的白玫瑰别在费里西安诺胸前。他执起费里西安诺的手,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银色的戒指,将它待在费里西安诺手上,"等我回来,我们就去找上帝大人,让他同意我们结为伴侣。"

"嗯——"费里西安诺泣不成声,他断断续续的向罗维诺诉说着自己的爱意,"哥哥我爱你……哥哥…呜…你说过要回来的,别骗我…"

"我保证。" 

罗维诺最后一次仔细的看着他的弟弟,想把他的面貌完全记录下来。即使再舍不得,他还是转身离开,朝着战场飞去。

费里西安诺看着罗维诺转身离开,张开羽翼,一点点飞离他的视线,终于再也看不见。他无力的瘫软在地,一只手小心翼翼的抚摸着手上的戒指——这是他最宝贵的东西。

花园里,那名天使,小心的亲吻着手中的戒指,他的脸上带着笑容却又泪痕满面。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