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木求鸽🍁

病入膏肓,不愿就医。



——你既不愿就医,我便药石不进。




      

Angle【中】

主南北伊
 

「我们是战士,我们抛弃一切,为了我们的信仰而战,即使敌人是我们的爱人,我们也会将剑刺入他们心脏,胜利终将属于我们!」

 

“这是我们的战场。”

基尔伯特与安东尼奥伸出拳头碰了一下,对视笑着,眼里是对对方的信任,“我们肯定会赢!”

基尔伯特似以往般露出狂妄的笑容,而安东尼奥这一次并没有阻止他,“到时候可别输了。”

“本大爷只会赢!我的战场没有失败!”

“那就赢给我看!可别和.........”

安东尼奥突然沉默,复而又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拍着基尔伯特肩膀,“一举攻下他们!”

红月已经爬上天空中心——战争已经开始。

“走吧,开始了。”

他们各自带领一群恶魔,背向而去。

 

“你去后方。”

正在收拾上战场需要的物品手却一下被人压住,马修抬头,瞳孔一下缩小,他惊喜的小声尖叫出声,“亚瑟先生!”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您回来了?!太好了!”

这个在失去弟弟,失去兄长后强迫自己长大的孩子在这一刻泣不成声,“太好了........”

亚瑟抬手安抚的揉了一下这个孩子的头,“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只要您回来就好。”马修胡乱摇头,没有接受亚瑟的道歉,“您是要上战场吗?”

“嗯,教训一下不听话的孩子。“

“我明白了。那我去后方帮助医疗队。”

“嗯。”

“亚瑟先生!”

看着亚瑟离开的身影马修突然叫出声,他带着期望的看着亚瑟,“您会带他会天堂吗?”
 
“不会。”亚瑟说,“He never leaves us.”

从未离开吗...?

马修似乎明白了什么,他低下头一笑,紫罗兰般的眼里带上一丝释然。

 

“啊啊!好无聊啊!”

阿尔弗雷德坐在椅子上哀嚎——他无聊的直接变了一个椅子飘在空中。

“怎么就没有人来找英雄打架,是看不起英雄吗!”

他用手撑着头无聊的到处看着,不时打着哈欠朝一些其他恶魔搞不定的天使丢去几个魔法,那些天使被击中后又被恶魔围攻,最后都成为了恶魔口中的美味。这也太弱了,根本不像是所谓的杀戮天使,等等听说那个威廉姆斯的存在感不高,难道他手下的天使也是吗?也许他们是想要偷袭吗!

感觉想到的重点阿尔弗雷德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英雄是不会让你们偷袭成功的!”

“呵。”一声带着嘲讽意味的轻笑突然在阿尔弗雷德身后响起,他立马迅速朝着身后丢去一个魔法以及脚步一转将距离与那人拉开,可在他转身后却什么也没看见。

周围突然开始崩塌,天使恶魔全都消失不见,圆月开始膨胀,随即占满整片天空。云层围绕阿尔弗雷德快速旋转起来,它们抽长身体,一丝丝云雾在他周围试探着却不接近。

阿尔弗雷德没动,他已经看出来了,这只是幻境,只不过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踏进的。

云雾已经停止旋转,它们渐渐散开,一个入口出现在阿尔弗雷德面前。

这真是有趣。

阿尔弗雷德眼里终于带上了一丝趣味,地狱第一魔王终于愿意将他虚假的外表丢开。他迈开步伐,走进了那个入口。

“阿尔!”

还没走出洞口阿尔弗雷德就听见了有人在叫自己,随即他的衣角被扯住,他低头一看,一个有着湛蓝色眼眸的小天使正用小小的手在嘴边做了一个“嘘”的动作。

周围的景色也发生了变化,阿尔弗雷德发现他正在一丛蔷薇花丛旁边。

小天使拉了拉他,示意他蹲下,他张开小小的嘴,小声的说了一句,“不要出去,亚瑟在找我们。”

“亚瑟?”

阿尔弗雷德蹲下,也学着小天使用那样小的声音,疑惑的问道。

“没错亚瑟,我们的哥哥!”

小天使小心翼翼的探头看了看,发现熟悉的身影已经走远,他呼出一口气,“太好了亚瑟走远了!”

他拉住阿尔弗雷德,纯净的湛蓝色里满满的好奇与兴奋,那根向上翘的呆毛也应景的抖了两下,他语气欢快,“我们快走吧,不然一会儿亚瑟就回来了!”

阿尔弗雷德不知为何没有反抗,他顺着小天使的力道,跟着他朝着某个方向跑去,四周的景象快速朝着身后退去,“我们要去哪里?”

“我们的秘密基地哦!” 

他没有回头,阿尔弗雷德却发现他在慢慢长大,身形定在了少年时期,但握住的手所带来的温度却没有变。

“到了,就在这里。”

他突然停下,他们面前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面被枯萎的枝条覆盖的墙壁。

小天使踮着脚,努力伸手将上面的藤蔓拂去,阿尔弗雷德也伸手扯去那些东西。在他们的共同努力下,一道陈旧的大门出现在他们面前。

古铜手环做成的门把手上面爬满了青苔,繁重的花纹刻在门框边,一朵蓝色的勿忘我不知何时躺在了门前。

他推开门,示意阿尔弗雷德跟上,阿尔弗雷德没有迟疑,他跟了上去。

入眼便是一棵十分巨大的树,它的枝干粗壮,大概有十人抱那么粗。

一名天使坐在它伸出的一根枝丫上,四翼随意的收在身后,他灿金色的头发有些杂乱,发丝调皮的翘着,阳光透过浓密的树冠,稀疏的洒在他身上,像为他镀上一层光晕。他低头看着手里的书,不时的皱眉思考,指尖不自觉的敲打着枝干。

“亚瑟!”

小天使开心的朝着那人跑去,那人抬头,祖母绿的眼眸映进了阿尔弗雷德眼里,里面就像是有一片森林,迷人而又深邃。

他看见了朝着他跑去的小天使,放下书,从枝干上跳下来,“你该学会用你的翅膀,阿尔。”

“不要嘛!反正亚瑟每次都能及时接住我。又被你发现了,你总是能找到我!”

男人接住小天使,他无奈的点了一下天使的鼻尖,“调皮鬼。”声音里的宠溺 让小天使再一次开心的笑了起来,他亲吻男人的脸颊,在他耳畔撒着娇,男人也任由他。

阿尔弗雷德在旁边看着,一股熟悉感油然而生,他还未想明白,就感觉到一股力从身后将他向前推去,一片水声响起,阿尔弗雷德掉进了一片深海。

四周很安静,偶尔传来海浪拍打的声音。他透过海面看向天空,天空似乎染上一丝碧绿,很熟悉,也很温暖。

他的大脑里多了很多东西,那些杂乱无章的记忆不停的冲击着他的意识海,刺痛感一次比一次强烈。他紧咬牙齿,忍受这些痛苦,海水顺着他的口鼻进入呼吸道,明明是恶魔却有了窒息的感觉。

巨大的水花声突然响起 ,手上突然传来了他人的温度——他被人拉出了海面。

阿尔弗雷德猛然睁眼,红色已然褪去,清澈的湛蓝色里映出的是深邃的祖母绿。

他想起了一切,包括他的爱人——Arthur·Kirkland。

幻境破开,魔王消失,王座上那人有着金色的像阳光一般耀眼的头发,他的眼睛是大海的蓝色。

“我爱你,原谅我这么迟才说出口。”

剑被抽出,亚瑟扶住阿尔弗雷德的尸体,在他唇上留下一吻,“我也爱你。”

 

弗朗西斯警惕的看着周围,恶魔来的越迟说明准备越充分,这对他们很不利,“保持警戒!”

空气中突然传来了嗡嗡的响声——恶魔们来了。

为首的恶魔踩在龙背上,满脸无所谓的擦着手中的剑,他根本没有看这边的天使一眼,直接让恶魔们进攻了。

弗朗西斯一挥手,屏障升起,低级恶魔全都被挡在外面。他将剑一挥,踏出一步,随即翅膀一扬,安东尼奥感受到一阵恐怖的剑意,他立马抬剑挡住。

“刺啦!”

剑与剑的碰撞,实力相当的两人对视着,随后同时向后退去。

他们打量着对方,谁都没有先动手。

而其他的恶魔已经与天使厮杀起来了,天使的数量远不及恶魔,可他们却将这里死死守住——用他们的生命。

弗朗西斯率先出招,他没有多余的时间消耗,拖的越久越不利,他们必须速战速决,在他来之前早已抱着必死的心态——他会守住这里,绝不会让肮脏的恶魔踏进这片净土,这也是他们三人的心愿。

「基尔,东尼儿,看着哥哥的英姿吧!」

四翼大天使展开了他的翅膀,红色顺着翅膀的纹路若隐若现,他拿着手中的剑,直接朝着安东尼奥砍来。安东尼奥吃力的接下这一招,火花四现,他随即借力将剑划开,自己向后退去,脸上却也被剑气划出一道痕迹。弗朗西斯紧追不舍,安东尼奥躲开这一击,绕到弗朗西斯身后,一剑劈下。

周围碍事的恶魔全部被两人打斗时散发的力量波及到,化成了灰烟。

两人越打心中的怀疑越来越重——对方的剑法太熟悉,就像是记忆里那人。

可就算这样,他们也没停下,“碰!”弗朗西斯的剑被安东尼奥挑开,而安东尼奥的剑架在弗朗西斯脖子上, “你输了。”

“那可不一定。”

弗朗西斯低声一笑,他拉出一串项链,将他扯断,一瞬间火光四现,他们也瞬间睁大了眼睛,“东尼儿?!”“弗朗?!”

来不及问为什么对方居然还活着同时还成了恶魔,弗朗西斯用最后的力量在安东尼奥身上下了一个保护咒,“碰。”爆炸声响起,一切都消失殆尽。

“弗朗!”

 

 

“活下去,阿西。”

路德维希呆滞的看着手中的鲜血,男人的尸体倒在他身边,尘封的记忆苏醒,小时候牵着自己手的男人,将自己放在脖子上玩闹的男人,会叫自己阿西的男人.....他是——“哥哥.........”

他失去力量跪在地上,他们的确胜利了——可他的剑却刺入了最想保护的人的心脏。

 

 

罗维诺接下费里西安诺一箭挑到一旁,旁边的恶魔被箭瞬间刺穿,其中蕴含的光元素让罗维诺心惊。

他现在根本没办法近身费里西安诺,费里西安诺就像是知道他的想法一般,无论怎么引都不会离开保护罩。他站在里面,拉开的弓箭每射出一箭,就会有一个魔使以上程度的恶魔殒灭。恶魔完全被压制,明显天使更占据优势。

“嘁。”

罗维诺直接朝着保护罩劈下一箭,破碎声引来了费里西安诺注目,他抬手,一箭射出——失手了,箭顺着罗维诺发梢擦去。

他不可思议的瞪大双眼——他不可能会失手,除非攻击的是弓主人。

罗维诺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费里西安诺羽翼张开,直接朝他飞了过来。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至少目的达到了,他立马转身朝边界飞去,将费里西安诺引过去。

费里西安诺迟疑一下,并没有跟去,他再次抬手,朝着罗维诺射出一箭。与之前的金色不同,不详的火焰缠绕在箭身,尾羽也是黑色。

罗维诺感受到身后传来的危险感,抽出剑将箭打开,两人在空中对持着。

“你是谁。”

费里西安诺率先发问,他看不清眼前的人,一团黑雾阻挡了他的视线,可是从心底却传来了奇怪的熟悉感,他认识他,离得越近这种感觉越强烈。

罗维诺没回答,比起之前大略的打量他现在才好好的观察费里西安诺,也在第一眼发现费里西安诺的眼睛里并没有他的身影,甚至也没有周边恶魔天使的身影,可以说费里西安诺的眼神太空洞以至于什么也装不下。

没听到回答,费里西安诺手握紧弓,羽翼一扇,一支箭再次射出。

“嘁身为天使脾气那么暴躁?”

罗维诺眉毛一挑,身形一闪,就出现在费里西安诺身后,“听说虐杀天使最后会堕落为堕天使?我很好奇。”

费里西安诺直接用弓挡住了这一击,他抬腿对着罗维诺就是一踢,被罗维诺用剑挡住。罗维诺剑一扬,费里西安诺顺着剑力道飞出去,在空中翻了一个身。

“好奇?”

费里西安诺稳住身形,刚才靠近罗维诺时心底的感觉让他确认了一个事实,“我也很好奇,对你。”

他再次拉开与罗维诺的距离却被罗维诺追上,一瞬间他向后弯下腰,罗维诺的剑擦着他的脸颊向旁边划去。

黑色与白色的羽毛混在一起,费里西安诺终于看清楚了眼前人的相貌——那是他早已死去哥哥的样子,除了瞳色与发色不同。他的瞳孔一缩,慢半拍的反应让他没有躲过罗维诺随即而来的攻击,“刺啦。”白色羽翼被刺穿。

刺痛感从翅膀顺着传上来,可怎么也没有心底的刺痛令人绝望。费里西安诺握住罗维诺的剑,直接拔出,溢出的鲜血溅了他们一身。

“喂你.....”

“碰!”

罗维诺用剑挡住费里西安诺的攻击——费里西安诺的弓箭已经被他自己丢掉了,他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把剑,其中散发的不详气息就算是恶魔的罗维诺也不得不退避三舍。

“你不是很好奇吗?” 

费里西安诺直接冲上来了,剑与剑的碰撞带来的巨大威压将周围生物全部冲散,成为灰烬。

他们在空中打斗着,魔法的光亮不断闪现,周围被留出一个真空带。

 

“费里西安诺大人需要支援吗?”

一位天使担忧的抬头看着那里,金色已经快要被红色覆盖,“能坚持到结束吗?”

“当然,那可是费里西安诺,我们要相信他!”

“可是.....”

“奥德拉斯!”

天使们被这声尖叫吸引注意,“艾尔希怎么了!”

被叫做艾尔希的天使不可置信的颤抖着手指,指向对面的一个恶魔,“希尔,那是.......”

希尔抬头,“怎么可能......”

从远处飞来的那些恶魔,全部是熟悉的容貌——那是上一次大战里死去的天使。

“不......”

“我.....我下不了手.........”

有些天使当场就哭了起来,“我下不了手......我怎么能再杀他们一次..........”

“他们已经没有灵魂了。”

一支箭射穿了一个恶魔的身体,亚瑟收起翅膀,“别让他们的努力白费,全都给我拿起你们手中的武器!”

绿色魔法环绕在他身边,他手一挥,绿色散开,围绕在受伤的天使旁,为他们治疗。

冷意浮现在他的眼里,他抬头看向与罗维诺激战的费里西安诺——黑色即将将躯体占领,堕落在即。反观罗维诺,灵魂依旧干净。

“棋局接近尾声,只有死亡才是新生。”

费里西安诺吃力的接下罗维诺一招,他快要抑制不住心底的欲望了——他想要杀了罗维诺。

罗维诺一个翻身,费里西安诺重重的摔在天堂的土地上。

罗维诺居高临下的看着费里西安诺,他抬起剑,刚要刺下去,心底却突然抽搐了一下,「住手!」 

一个声音在他脑海里响起,「你疯了吗,居然忘了他是谁!」

他是谁....? 

罗维诺一愣,他是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他的敌人....?

 「敌人?不,你再好好想想,他是谁?」

费里西安诺.....费里西安诺.....

“罗维诺!”

安东尼奥将罗维诺拉开,躲开了费里西安诺一剑。

“安东尼奥?!”

“先回去再给你解释!” 

恶魔们随着安东尼奥和罗维诺的离开而退去,费里西安诺站在原地,看着他们的背影,神色不明。他的手附上断裂的翅膀伤口,「好疼啊.....」

“费里西安诺大人!”

一名天使赶来,扶住费里西安诺,为他疗伤,“恶魔们都退去了,暂时可以休息一下,但有一个不好的消息便是上一次战争死去的天使全部回来了——以恶魔的形态。”

“我明白了。”费里西安诺推开他的手,“你去治疗别人,我没事。”

“大人...!”

“去吧,我还有事。”

他深呼吸一口,朝着天堂飞去,他必须问清楚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安东尼奥!”

罗维诺拉住安东尼奥的手,强迫他停下来,“这一切——”

“我们被骗了。”

安东尼奥看着罗维诺的眼睛,缓缓说出这个事实,“我们的记忆被篡改了。”

评论(1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