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木求鸽🍁

病入膏肓,不愿就医。



——你既不愿就医,我便药石不进。




      

【伊双子】Angle【上】

南北伊



「你付出生命守护的天堂,由我为你守卫。」



地狱新上任了一位魔王——绝望魔王罗维诺·瓦尔加斯。听说是由那位实力不亚于魔王却并不愿意当魔王的卡里埃多大人培养出来的。有些想要得到权利的恶魔在听到他需要奴仆时全部蜂拥而上投靠他,莱德拉斯也不例外。

在投靠罗维诺的这几月,他们并没有被重用,因为罗维诺他根本不召唤他们。这次会议是这几个月以来他第一次召集他们,他们都在蠢蠢欲动,一个个努力展现自己的能力,期望得到这位魔王大人的另眼相待。

大殿里吵吵嚷嚷,不像是开会议,更像是人间菜市场,那些恶魔们用尖锐的嗓音发表着自己的意见。

"要我说魔王大人您那么强其他的两位魔王根本比不赢您!"秃头的男恶魔粗狂的嗓音实在是难听。

"噢皮特~你这是挑起魔王大人与其他大人的战争吗?"穿着暴露的女恶魔妖媚的声音听着就令人酥软。

"呀亲爱的索菲利亚,你怎么又披着这幅难看的要死的皮囊出来啊,"小女孩天真的声音却说着恶毒的言语,"好恶心呀,呜呜呜安娜的眼睛被刺瞎啦!"

"是吗?人家就是这样想的呢呵呵~"

"臭婊子乱曲解老子的意思!大人请不要在意这个欠操的婊子的言语!"

"哈哈哈哈哈打起来吧打起来吧!"

身旁不停吵闹的声音让莱德拉斯心底一阵打鼓,他不知道罗维诺在想什么,为什么放任他们吵闹。不过即使这样,他也需要将得到的通知禀报罗维诺。

“魔王大人。”

莱德拉斯单膝跪在王座下方,头恭敬的低下,一只手掌张开放在胸口处,一只放在地上支撑身体——标准的臣服姿势。大殿昏暗的光线即使他抬头也看不清王座让那人的表情,更别提他不敢抬头。

这位新上任的魔王脾气至今没人摸清楚,传闻最多的是他厌恶恶魔,他的恶魔仆人全部被他残暴杀死。这点很值得怀疑,因为从他进入城堡到现在他没有看见任何一位恶魔奴仆——就连最下等的打扫宫殿的恶魔也不存在。而且整座城堡除了光线昏暗外竟没有一丝像恶魔居住的地方。没有杀戮场,没有弥漫在鼻尖的血腥味,没有惊悚恐怖的惨叫——唯一能表明身份的大概就是随处可见的巨龙雕像。

“安东尼奥大人邀您参与三天后在萨其尔城举办的会议。”

“会议?”

坐在王位上不停打着哈欠听着手下恶魔吹嘘自己能力的罗维诺在听到这件事后,停下了把玩手中镶嵌着棕色宝石的匕首的动作,眯起眼看向莱德拉斯,“关于什么的?”

“恶魔狂欢。”

来自魔王的威压让莱德拉斯冷汗直流,周边的恶魔也不好受,他们一直以为这不过就是一个侥幸登上王位的小孩子,所以才肆无忌惮的随意发表自己的意见,看来天真的是他们——能力的强大不分年龄。现在只希望这位魔王大人不是曾经的暴怒魔王那种残暴脾气。

“恶魔狂欢?”

罗维诺漂亮的蓝宝石色的眼眸里带上一丝趣味,他将匕首随手一抛,一只手撑着头,白皙修长的手指遮住了他此时的表情。他翘着腿,从王座上俯视着这群瑟瑟发抖的恶魔,"莱德拉斯,你和我一起去。"说完他又打了一个哈欠,这场毫无意义的会议还不如去照顾新出生的小龙有趣。他模模糊糊的想着,漫不经心的挥手让这群恶魔离开。

被罗维诺匕首刺中地那个恶魔身上一下燃起火焰,他连惨叫都没发出便被烧尽。可这并没有引起莱德拉斯注目,他恭敬的低下头,弯着腰一点点退出了大殿。

当他抬头时,他的背后被冷汗已经浸透了。他呼出一口气,刚要转身离开就发现大殿里的恶魔只剩下他活着出来,其他人都在踏出主殿们时被立足于周围的巨龙一下叼走,来不及反抗就被吞下肚——在那之前他们都以为那是雕像,谁能想到傲慢的巨龙竟会臣服于一位才上任年纪不大的恶魔。

他压下心中的胆怯,尽量表现的沉着冷静,能让巨龙臣服也正代表着罗维诺的实力,他对于自己选择向罗维诺臣服感到庆幸,然后他就看见一只黄金巨龙迈着优雅的步伐朝他走来。

他站在原地,尽量挺起胸膛,让自己显得没有那么胆怯——巨龙臣服强者蔑视弱者。

"你就是莱德拉斯?"

黄金巨龙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在他眼里弱小的吞下都嫌麻烦的家伙,真不知道罗维诺怎么会选择这种东西当做仆人,明明巨龙才是最好的选择!

感受到眼前巨龙的不满,莱德拉斯越加小心的回答,"是的大人。"

"很好,跟我走吧。希望你那瘦弱的和叉子一样的身体经受的起来自伟大的巨龙的训练。"黄金巨龙——格瑞瓦德嘲讽的说着,"当然,你要是现在求饶还来得及——毕竟你们这种恶魔不都是如此没骨气嘛。"

莱德拉斯没开口,他明白这是罗维诺给他的第一个考验,如果他想成为罗维诺手下三大魔使之一就必须有足够的实力,而现在机会就摆在他的面前。

"嘁,我看你能坚持多久。"格瑞瓦德不屑,这种开头嘴硬最后哭着求饶的家伙他见多了。






「好安静——」

格瑞瓦德瘫在会议桌上,眼睛放空的盯着窗外。

「黑漆漆的天空看着就讨厌死了,巨龙更喜欢翱翔于有软绵绵白云的青空,趴在散发着清香气味的嫩草地上打滚,而不是这硬邦邦的木头!」

他泄愤一般抬起手想要拍桌子却又放下——哦他要是再拍碎一张会议桌莱德拉斯绝对会让他体验什么叫做管家的愤怒。

「太讨厌了!」他在心底暗骂,「我可是地狱三魔王之一的罗维诺大人手下的坐骑!拍碎几张桌子怎么了?!怎么了!不许我吃恶魔就算了,连张桌子都不让我拍!还有没有龙权啊!我要去告状!」

尤其在他看见抱着一垛文件向这里走来的莱戈拉斯时心里的不满达到了顶点——这家伙也不过就是一个有点能力的小恶魔,凭什么管我管的那么严!

格瑞瓦德不开心的趴在桌上生闷气,装作没有看见莱德拉斯的样子。

并没有看见格瑞瓦德抬头看了自己一眼又继续趴下的莱德拉斯从手上的文件堆里抽出一张契约单,拍拍格瑞瓦德金色的脑袋,"格瑞瓦德,你在发呆?罗维诺大人有事找你。"

格瑞瓦德不耐烦的支起身体,"我没发呆,只不过是想到了你才来时的样子,瘦弱胆怯,废物一个。"

"是吗?"莱德拉斯推推眼镜,并不在意格瑞瓦德的讽刺,谁能想到他居然能走到这一步,成为魔王手中的心腹之一,至今他还觉得不可思议。更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事当年大殿里一直吵架的索菲利亚和安娜,她们居然是罗维诺座下两大魔使,混在恶魔里就是为了替罗维诺挑选称心的管家——地狱三魔王之一的毁灭魔王罗维诺居然很懒这件事他也是后来才明白的。

"魔王大人只要做自己想做的事就好了,这些小事情自然不用魔王大人担心!"

一想到最开始来时安娜说的话莱德拉斯就一阵无奈——这懒惰纯粹是你们宠出来的。

他把手中的文件放在桌上,手认真的在文件堆里翻找着什么。

"你在找什么"?格瑞瓦德拿着契约单,有些好奇,到底是什么文件连莱德拉斯也没办法一下找到,毕竟莱德拉斯自从经过训练后,罗维诺便把城堡管理权给了他,可以说关于城堡每一个物品的放置莱德拉斯都知道。

"资料,关于大天使费里西安诺的。"莱德拉斯停顿一下,"也许罗维诺大人会和他对战。"

"哦他啊。"格瑞瓦德耸肩,"你找不到的。"

他从桌上拿起一个苹果,咬了一口,还挺甜的。心情不错的他打算给莱德拉斯科普一下,"他的资料在第三次大战后被毁的干干净净,这大概是上帝的手笔。"

"毁了?"莱德拉斯皱眉,他活的时间并不久,关于第三次大战了解的并不多,"为什么?"

"大概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格瑞瓦德给随意猜测了一下,"我建议你从他哥哥——就是那个和罗维诺同名的天使下手,他的资料还在。"

"同名?"

"同名有什么值得惊讶的,地狱同名的多了去了。"

"但这是和天使,难道——"

"嘁想太多,地狱还有一名恶魔奥利弗和天使长亚瑟长得一样,除了瞳色和头发颜色,你能说他们之间有关系吗?再说了大天使马修·威廉姆斯不也和欺诈魔王阿尔弗雷德大人长得很像吗?你就是操心太多。"

"但是——"

"没有但是,将你的猜测放在心底。"格瑞瓦德压住他拿文件的手,在他耳边低声说道,竖起的龙眸里全是警告,"有些事,说出来就不好了,所以,嘘?"

是吗?

莱德拉斯没说话,他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但暂时也没办法了,只好放弃思考这件事拿着找到的曾经的天使长罗维诺的资料跟着格瑞瓦德去会议室。

"罗维诺大人!"

格瑞瓦德欢快的踏入正殿,"您已经决定参与战争攻打天堂了吗!"

他眼红天堂所处位置很久了,若是罗维诺参与攻打的话,那天堂一定会有属于他们的位置,到时候他就可以怂恿罗维诺住到那里——当然作为坐骑他肯定也是要待在上面的。

「我软趴趴的白云,漂亮的青空!」




会议室里罗维诺正在和安东尼奥、基尔伯特还有阿尔弗雷德商量攻打时间,以及分配攻打地点。

"安东尼奥你就负责西面,基尔伯特负责东面,你们引开防御,我直接从正面进攻。"罗维诺一只手撑在桌上,另一只手用指节敲打着桌面,"威廉姆斯交给阿尔弗雷德应付,柯克兰也许会参战……"

"不他不会。"

基尔伯特脚坐在椅子上,一只脚踩在椅子边缘,另一只脚随意摆放着,"对于天堂的毁灭,他乐见其成,只要我们不伤害到威廉姆斯他说不定还会帮我们,别忘了耶和华做了什么——"他嘲讽一笑,红眸里的讽刺快要溢出,他的阿西,就是这样被耶和华毁掉的,他一定要为他报仇。耶和华——!

"注意你的情绪。"

安东尼奥拍拍基尔伯特的肩膀,他当然明白基尔伯特的感受,若不是耶和华,他大哥也不会死。耶和华甚至将他们的存在全部抹去,不留一丝痕迹。

"那瓦尔加斯谁应付?"

阿尔弗雷德打断他们,"别忘了我要应付威廉姆斯,"说到这里他很明显的停顿了一下,"安东尼奥要拖住弗朗西斯,基尔伯特要带领其他恶魔随处攻击,罗维诺你来?"

"废话。"

罗维诺再次敲了一下桌子,让另外二人注意力集中在这里,“之前那几个天使我们至少曾经打过,这个瓦尔加斯你们知道多少?”

“别看我,我比你们出生的都迟。”阿尔弗雷德耸肩,关于地狱天堂的那些烂账,他是一点也不知道。至于为什么要参加这什么乱七八糟的会议,纯粹是这个小伙太无聊,想找点事情做。魔生在世,总得干点有趣的事对吧。

“关于他,我大概知道点。”基尔伯特思考了一会儿,“他原本并不是负责战斗的,他的哥哥才是守卫天堂和平的杀戮天使,只不过战死在了第三次大战,他大概就为这样才去当杀戮天使。”

"费里他…"安东尼奥叹息一声,"是一个很好的孩子。"

"所以让他投降几率为0?"

"没错,他是继承他哥哥意愿,所以肯定是天堂里最难缠的那类天使。"

"嘁,这种死脑筋打起来最麻烦。"

"罗维诺大人!"

在会议进入僵局时一个欢快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对话——格瑞瓦德进来了。

"您要攻打天堂了吗!"

罗维诺和阿尔弗雷德对视一眼,从对方眼里看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让皮糙肉厚不怕魔法攻击的巨龙先上,抵御天使的魔法攻击。

"哟格瑞!"基尔伯特走上前勾住他的肩膀,"好久没一起喝一杯了,今晚去喝一杯?"

"基尔!"格瑞瓦德听见这个声音就知道这是谁了——地狱三魔王中的绝望,也是他的酒友,而且金子很多!"走走走!你带金子了吗?赌一局!"

"本大爷肯定带了!走!"

一恶魔一龙勾肩搭背,还没喝酒就一副醉了的样子,简直忘了这还在会议。

"这是会议吧。"

阿尔弗雷德扯住直接想要去喝酒的一恶魔一龙的衣领,"你们该不会忘记了吧。"

身后传来的声音明明还是和平时一样充满元气还有点吵但是这两个家伙莫名感受到了寒气。

"没,没忘,本大爷怎么可能忘掉kesesesese!"

罗维诺不管那三个家伙,把地图再次摊开,他的手指在上面滑动,"这里。"他手指落的地方位于天堂与地狱交界处,"想办法把瓦尔加斯引到这里。"

"……结界压制?"安东尼奥一下明白,"你要用地狱的气息来压制他的实力?但你也会被压制。"

"不会,"罗维诺肯定的说到,"我试过,不会被压制,大概和我用的能力有关。我要把他引进地狱,在地狱,天使的能力会被压制到极点,就算他没被引进去,只要把时间争取足够,天堂被破很容易。"

"但他不一定会上钩,"阿尔弗雷德凑过来,"他肯定知道我们的目标是他,所以不会离开天堂。"

"不,他会的。记得他有一个哥哥吗?"

罗维诺将莱德拉斯递过来的文件放在桌上——大天使罗维诺的信息一览无遗,"伪装一名天使也许很麻烦,但如果他是杀戮天使,这就很简单了。"

"尤其你们还长得一模一样。"

阿尔弗雷德为罗维诺这个想法兴奋的举手赞同,"这简直太棒了!Let's do it!"


在地狱这群人讨论的热火朝天时,天堂的费里西安诺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颤。他的脚才伸进水池,却在那一瞬间感受到了彻骨的寒意。

"怎么了?"安吉拉疑惑,她伸手感受了一下水池的温暖——很温暖,暖意从指尖传达,直至心脏。

"也许是有人在想你,毕竟喜欢你的人世还有许多关于你的传说,善良的希望天使~"

"是吗,希望吧。"

费里西安诺闭上眼将自己沉入水池,他额头上浮现出银色十字架,银色的光斑在水中若隐若现。

虽然周围很安静,因为这里是禁地,没有上帝大人的允许没人能进来,她还是谨慎的在周围布下屏罩。待做完这一切,她在手心汇聚起淡蓝色的火焰,小小的一丛,却散发着勃勃生机。

她小心翼翼维持着它不让它熄灭,快步走到水池旁边,双腿跪下将火焰放入水池。水池中纯净透明的池水一瞬间变为蓝色,又渐渐变为透明。

她跪在池边,闭上眼不停地念着咒语,身旁环绕的淡蓝色的光斑与水池中的银色光斑融合,一点点融入费里西安诺身体。

随着光斑融入的越来越多,水池的水也越来越浑浊,血痕从费里西安诺身体上浮现,一道道差点致命的旧伤痕与新的伤痕交错,他的发尾也染上血红。

安吉拉的额头也冒出细密的汗珠,她的嘴唇变得苍白,脸色惨白,但是却依旧没有停下念咒语。

越来越浓厚的魔法气息从水池中溢出,红色终于将它染红。鲜红色将费里西安诺吞没,却在下一秒像是受到了什么威胁,全数褪去。水池中的费里西安诺也睁开了眼——漂亮的翡翠绿。

安吉拉吐出一口血,她用手随意擦去,看向已经从水池中出来的费里西安诺——他没被衣服遮住裸露出的皮肤上的血痕已经消失不见,周身的气息更加纯净,只是靠近他,便感觉十分的舒适,一切杂念都被抛开了。

"好了?"

"嗯,暂时压制住了。"

费里西安诺将眼里的绿色隐去,温暖的栗色眼眸看向安吉拉,微微一笑,"谢谢你啦安吉,不然我一个人肯定搞不定啦!"

"谢什么,"安吉拉撤去魔法罩,温和的看向费里西安诺,"长辈照顾小孩子不是正常的吗?好了别纠结了,快去正殿,我刚才似乎听到了大钟声。"
 
"大钟?!"本来还想说些的费里西安诺立马向安吉拉鞠了一个躬,张开翅膀朝着正殿飞去,"谢谢你,我一会儿给你带礼物!"

安吉拉站在原地,看着费里西安诺的背影,恍然间她似乎看见了罗维诺的身影。

"加油吧,费里西。"


当费里西安诺赶到大殿时,其他天使已经分配好任务正在离开,他们冲费里西安诺打招呼,"费里,路德维希站在大殿门口等你呢!"

"诶?!!完了!"

"哈哈费里你来迟啦!刚才你不在路德维希脸都黑了!"
"呜完了完了!"

其他天使故意欺负着费里西安诺,而费里西安诺也如他们所愿露出要哭的表情。

"嘛,别担心啦!他们逗你的呢!"

两名女天使捂着嘴偷笑,"费里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容易哭啦~"

"喂喂!我可是很信任你们才信你们的唷!这样很不好的!"

费里西安诺假装自己很生气不开心的鼓着嘴,却在下一秒笑出声,"大家!"他朝着飞向前方即将开战地方的天使们大叫,"无论如何都请一定要活着回来啊!"

"噗嗤,"他们朝费里西安诺挥挥手,"知道啦,我们会的!"

费里西安诺站在原地看着他们的背影越飞越远——他们也许再也无法回来,鲜活的笑容也将永远消散于空中,只有刻在纪念碑上的短短一个名字记载他们。

"所以说…我讨厌战争啊……"

他转身,朝着正殿门口走去——即使讨厌,他也将踏上战场。
 
哥哥献出生命守护的地方,我绝不允许被恶魔玷污。

大殿门口,一名熟悉天使在那里等他——他的好友,路德维希·贝什米特。

"你来了。"

路德维希拍拍走到自己身旁的费里西安诺,"他在里面等你,我先去右侧的圣殿了。"

"路德!"费里西安诺突然伸手抱了一下路德维希,是告别也是祝福,也许这次分别便是永远的分别,他为这位好友祈祷。

"我明白的。"

路德维希回抱了一下费里西安诺,随即他们都放开手,"这次没有我在身边保护你,给我正经起来,好好活下去。"

"活着回来——"

"你也是。"

他们的拳头碰在一起,眼神中是对对方的信任,也是祝福——我们会活下去的,我们会赢的。

"好了,再见费里西,我该走了。"

路德维希笑了一下,他转身离去。

费里西安诺握紧双拳又放下,他推开正殿大门,"大人。"


罗维诺站在格瑞瓦德背上,那些低等恶魔全都跪在地上等候他发号施令。他们激动的颤抖着,三头犬趴在地上喘息着,恶臭的唾液不停的从他舌尖滴下。

拿着人头骨做的权杖的女恶魔痴迷的用指尖不停地轻点着头骨上的红色宝石——她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用天使的头骨制作权杖了,噢他们的翅膀也不错,啊真是难以取舍呢~

有些恶魔嘴里还不停地嚼动着——他们原是暴食的手下,后来暴食死亡转投入绝望魔王手下,参战就是为了吃一次天使。

"不用我多说,你们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他的眼睛扫过这些恶魔,蓝宝石般的眼眸望过来时的威压让人喘不过气。

"我不喜欢愚蠢的家伙,所以——"

他抬手在空中张开又收缩,做出一个捏的手势,将一个站在队伍末端,想要逃跑的家伙捏死。

恶魔的队伍骚动了一下,随即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恶魔死亡时的气息刺激的他们更加兴奋,他们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攻打天堂,将那些天使踩在脚下践踏。

"战争!献血!"

"很好,那么走吧。"

罗维诺满意的收回视线,他从格瑞瓦德身上跳下,身后的黑色翅膀张开,像一张巨大的网一般挡住了血红色的月亮。黑色魔法元素围绕他身边散开,它们在他身边高速转动着,不停的从空中吸收着更多的暗元素。

他带领身后数不清的恶魔和恶魂朝着天堂飞去,即使在天空飞翔,他的黑色发丝却一点未被风吹动。他的蓝色眼眸里染上一丝血色,骨子里的嗜血让他兴奋。

血红色的月亮爬上天空中间,风里吹来的是战争的血腥味。来自地狱的腐败味渐渐靠近,站在天堂四个大门守护着这里的天使握紧了手中的武器,盯着那黑压压越来越近的云层——恶魔们来了。

费里西安诺站在天堂正中的入口处,恶魔们嘶哑难听的吼叫围绕在周围。他们尖叫着,恶意不停地向守护着天堂的天使涌来。黑色恶魂所构成的黑雾不停地撞击着守护罩,发出一阵又一阵被消灭的白光,可即使前面的被消灭,后面的依旧扑上来。

天使们并没有动手——这些打头阵的全部都是不入流的恶魔,他们需要保存体力与后面来的恶魔对战。他们全部握紧自己手中的圣剑,脸上全部是坚毅的神情——他们身后守护的不是天堂,而是和平!即使战死,也是极上的荣耀。

"若我们失败,孩子们的脸上将被恐惧痛苦充满,世间不会再有欢笑,幸福,快乐,只会有痛苦,绝望,恐惧。所以,"费里西安诺深吸一口气,手中拿着的权杖一下插入地板,蓝色的魔法阵大开,瞬间包围整个天堂,那些游离在天堂守护罩外的恶魂全部被消灭。

金色的花纹覆盖于费里西安诺拿着权杖的手,占据他的半边脸庞,他的蜜色眼眸被金色填满,额头上的银色十字架也变为金色十字架。随即金色花纹又融入他的皮肤,只留下一个金色十字架。他将权杖举起,"我们必须赢!即使我们背上被诅咒的命运,手上沾满献血,灵魂被黑暗腐蚀,我们也要为了我们守护的这一切而战!我们不再是天使,我们成为战士,守护和平!"

他的话语刚落,权杖便化为一道湛蓝色的光芒,将所有的天使覆盖,治愈他们身上的上,让他们的能力上升。
"为了世间的笑容,幸福,快乐!为了孩子们能露出甜美的笑容,为了人们能幸福大笑,为了所爱的人能幸福的生活下去!我们为了这一切而战!"

费里西安诺抬起手,一把被橘红色火焰缠绕着的弓出现在他的手里,他对着那群恶魔,拉开了弓。金色的魔法光芒环绕在他的身边,汇聚到他的手里,构成三发白色尾羽的箭。他松开手,箭带着耀眼的光芒射出,顷刻间,恶魔全被消灭。

他张开羽翼飞在空中,俯视着战场,等待着魔王的到来。

罗维诺赶到天堂门口时便看到这样的场景——六翼大天使白色的羽翼张开,他箭所到之地,恶魔全部被消灭。当他转过身居高临下的看他们时,他的棕金色眼里只有冷意,毫无温暖。他额头上的金色圣十字架表明了他的身份——杀戮天使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

他们站在空中对视,打量着对方,身后是严阵以待的恶魔与天使,战争的号角已被吹响,我们将旗帜扬起,抽出自己手中的剑,为了各自信仰而战。

随着罗维诺与费里西安诺开战手势的举起,尖叫,怒吼,全部响起,第四次恶魔与天使之战,开战!

评论(4)

热度(36)